1628 87.P0369 佛法金汤编(十六卷)〖明.心泰编〗

2018-9-29 11:03 797 0
简介
1628 87.P0369 佛法金汤编(十六卷)〖明.心泰编〗 卍新续藏第 87 册 No. 1628 佛法金汤编No. 1628-A 重刻佛法金汤编叙  苾刍众有白于非空子曰。真如本空乎。曰如是。虚空可坏乎。曰不也。虚 ...

1628 87.P0369 佛法金汤编(十六卷)〖明.心泰编〗

卍新续藏第 87 册 No. 1628 佛法金汤编

No. 1628-A 重刻佛法金汤编叙

  苾刍众有白于非空子曰。真如本空乎。曰如是。虚空可坏乎。曰不也。虚空之体大于天地。真如之体大于虚空。盖䒶坠有尽虚空无尽。虚空可空真如寔无所空。唯无所空。是以不住于空。无相无名无成无坏。芥子须弥非戏论。石子渡海非希有事。鸿蒙剖而乾坤毁。非生灭相。奚以卫而金汤为。夫自性本空。因缘生有。尘根互影。薰习代幻。流浪沉沦。转入烦恼。于是西方有大圣人者出。哀愍而普度之。以般若为航。以菩提为果。以金刚为究竟。以经律论为调御。以最上凡夫小乘为阶级。自汉迄今弥漫震旦。无量善知识唱衍开悟。靡有遗矣。大藏充栋而庄严。像教充斥四天下矣。尽有情无情有漏无漏。悉演法音而归依。且遍恒沙界矣。奚以卫而金汤为。吁。嗟乎。此佛氏为人切而忧道深也。昔如来付法迦叶。密嘱受记。以断灭为戒。祖祖相传犹有热铁轮追之者。不得已而传衣。又不得止而付之国王大臣。吾儒所称说。无徴不信。不信民弗从者。虑在兹乎。夫佛自竺干。历流沙万余里以入震旦。团虚空教人。人骤闻之非骇且惑。而欲其流通周洽。于是思以金汤之矣。古之防在外道。今之防在邪见。外衢逸而与佛角则法离。邪见窜而与佛溷则法亦离。弊且迷妄相导。登枝忘本。上者堕尊贵博名高。下者藉檀那陇什一。缁衣塞路而优钵昙华世不一见。毋怪乎疑谤纷起。法愈离而防愈密。金汤所由作也。其书爰稽上古。下逮胡元。搜栝数千年间帝王宰官名儒硕彦凡一事一言有裨慈氏教者。汇次成帙。是布金为城。不汤而池。是觉海醍醐所灌而输也。是舍利城耆阇崛清凉净土。龙象之所都而三乘之轨也。是示长者子之便门也。于人心世教宁无小补乎哉。天台惺上人重订刻之。以广其传。余嘉其志。首揭虚空真如之体以广其量。俾人知一切现成无余无欠。不金汤而究竟坚固者。旹

  万历庚子初夏佛日非空居士华亭俞汝为撰

No. 1628-B 佛法金汤编叙

  前越之东山住持岱宗泰公作佛法金汤编十卷。韫中瑄禅师为持过伯衡求叙。叙曰。佛法之行乎中国也。迩来一千三百二十有六年矣。虽毁之排之而昌炽犹一日。初伯衡莫知其所以然。窃意亦惟其说足以动人而已。今观此编。乃知固由历代明哲之君与夫公侯卿大夫士之贤者。罔不崇向之拥树之而为之外护也。崇向有若。而人故毁焉者莫能胜其口也。拥树有若。而人故排焉者莫能胜其力也。岂独莫能胜哉。因其崇向也而益知其不可毁。因其拥树也而益知其不可排。幡然悟曰。以此之势。卫彼之法。如之何与之角也。不折而归之者几希。是则佛法之所以弥久而弥昌者。岂非外护为之乎。然使身受付嘱而于其道不能深知而笃信人也。毁其以去伦理。率天下也能无骇乎。排其以祸福语。倾天下也能无惑乎。矧能出身拂天下而为之别白曰。尔之毁之排之也以迹。而吾之向之树之也以道。道其精而迹其粗也。其粗者有隙之可抵。其精者亦有间之可乘乎。则佛之法虽高大微妙。乌能保其不摧折陵替哉。其徒又乌能施施衎衎如此哉。是故不忘付嘱之意而锐于外护。甚于国家之有金城汤池也已。於戏。先王之设城池。非恃以为存也。且犹不可一日无。而况外护佛法之所恃以为存者也。而一日可无之乎。岱宗此编之作。可谓见之明矣。抑何用心之勤耶。虽然。城池者立国之具。若夫国势之尊安寔存乎人焉耳。精神折冲有其人。虽无金城汤池孰敢侮之。精神折冲无其人。虽有金城汤池亦将侮之。何独佛法而不然乎。然则为其徒者。勇猛精进以至于道明其旨趣于天下。使天下之人皆无能毁。亦无能排。尚安得不力乎。不然。外护虽固于金汤。其如入吾室操吾戈以伐我者何。伯衡不自揆。敢以是为叙。效绵力焉。洪武二十六年岁次癸丑春正月戊辰无闻居士眉山苏伯衡叙。

No. 1628-C 又

  是编何为而作也。东山岱宗禅师虑大法之城失其防而作也。其书十卷。始于周昭。迄于元顺。凡若干人。取其言之足以护教者。系于其人之下。表而出之。仍题其编曰佛法金汤。诚可谓像世释徒之干城。千载法门之保障者矣。昔者韩欧二公尝为文以诋佛。其说累千万言。然其言愈繁而佛法愈盛者何哉。盖由吾佛之道。大而无外。尊而无对。仰之而不可及。赞之而无能名。帝王崇之。大人宗之。传之万世而无能易。讵可以一人之私。爱之而苟存。恶之而苟去者哉。柳子曰。退之好儒未能过扬子。况欧子好儒又未能过韩子。柰何二子以悻悻之愤。屑屑之词。而图攻圣人之教者。何乃自苦如此哉。予尝论李纯甫谓。佛者未尝为儒者害。儒者尝为佛者害。此其言之太过。佛固未尝为儒者害。则儒亦岂尝害于佛者哉。特以刘张朱吕辈猎取佛意笺注其书以欺时流。故有是说。殊不知吾佛之教。譬之巨家库藏珍贝充溢。虽有钻穴穿窬之失。亦何害于吾富哉。宋明教大师亦尝著书三编。名曰辅教。会儒老之小异。归释氏之大同。后学士子赖以为规。予以东山此编。文虽不出其己。其所以命编者亦辅教之遗意也。且予观编中诸君子愤世疾邪之辩。其论可谓公矣。然如法华所谓提婆达多是我善知识者。则毁亦金汤。誉亦金汤。其何损益于吾教哉。然则读是编者当于文字之外求之可也。洪武二十四年岁在辛未秋七月初吉僧录司左讲经天禧讲寺住持释守仁。

No. 1628-D 又

  越有沙门岱宗泰公。幼习洙泗之业于乡校。稍长为释氏学。尝师事梦堂噩禅师于台之国清寺。而为其掌笺翰焉。其学赡而识达。气充而守约。其发为文章雄浑渊雅。惟务以弘宗树教为本。不以夸多斗靡为奇。尝出世说法郡之东山禅寺。而从之学者益众。洪武十有九年来 京师。间出所治佛法金汤编示予。俾为之序。予因言于岱宗曰。子之为书。盖将以明夫道也。夫道先天地而不为始。后天地而不为终。穷其微虽圣贤有不能造。极其幽虽鬼神有不能测。非声臭之可形。非言议之可辨。然则子之为是也。将奚以乎。岱宗曰。语道之极致。固有如子之言者。然道无异同而不能不有异同。道无爱恶而不能不有爱恶。有异同焉。不能不有抑扬之论。有爱恶焉。不能不有是非之辨。异同也。爱恶也。抑扬之论。是非之辨。固皆末也。本之曾奚悖于道乎。因其用而明其体。沿其流而得其源。则此书之作也。又恶可已乎。子亦尝知有迷而失道者乎。不有以为之先而导之。而欲至其所未至也。不亦难乎。予之为是也。盖将以考见夫古今之得失而从违之。其亦庶几乎至其所未至者之先导乎。予曰。岱宗盖得吾佛圣人所以设教之心也。予之言曾未至乎此。尝遍阅是编。其所载西乾竺而东震旦。上周秦而下宋元。其间圣君贤臣名儒钜公。有能抑扬佛化以为善治。有能推验神功以攘外侮。或开之于先。或承之于后。所谓抑扬之论。是非之辨。不能无之者。悉于是编汇而综之。使览之者有得乎此。反其所趋之邪小而一轨于正涂。息其他议之纷纭而终与夫至理。有不待辨而明。不待告而谕者。其名之金汤。岂无其所谓乎。噫。岱宗之用心其亦勤矣。其亦可谓能立功于吾佛之教者矣。时洪武二十四年岁在辛未五月望日僧录司左觉义灵谷禅寺住持沙门清浚序。

No. 1628-E 题佛法金汤编

  自正法付王臣以来。至今二千余年。帝王公卿为法外护者代有其人。观此佛法金汤之编。概可见矣。护法之人既如金城汤池之固。使外侮不得而入。弘法之人又当力行而振起。以副护法之心。如是则教法乌有不兴者哉。虽然。金汤之设以备他?。他?外作犹可御之。至有窃比丘形服内坏教法者。是家寇也。家?内作。虽有金汤外固。亦将无如之何矣。况末法之流。率多放逸。恬不知愧。由是教法渐至衰微。是知泰公是书不为夸耀于世。殆将有警于吾徒也。呜呼。为吾徒者。得不惧且省乎。洪武辛未夏僧录司右善世善世禅寺住山全室比丘宗泐识。

  佛法金汤编目录

  卷第一
  周
  昭王  穆王  孔子  列子
  秦
  始皇
  西汉
  武帝  哀帝  霍去病  刘向
  东汉
  明帝  桓帝  楚王  牟子
  魏
  曹植  朱士行
  蜀
  太祖  乌程侯  支谦  阚泽
卷第二
  西晋
  武帝  惠帝  荀勖  羊祜
  刘萨诃  朱膺
  东晋
  元帝  明帝  成帝  简文帝
  孝武帝  王导  谢安  王羲之
  周玘  陶侃  高悝  郗超
  王乔之(或云齐之)  习凿齿  许询  何充 准
  王珣 珉  王坦之  孙绰  戴逵 颙
  袁宏  刘程之  周续之  雷次宗
  张野 诠  宗炳  孟顗  陶潜
  罗含  顾凯之  范宁  谢尚
  何无忌  桓伊
  后赵
  石勒  石虎
  后燕
  慕容垂
  南燕
  慕容德
  前秦
  苻坚
  后秦
  姚兴
  北凉
  沮渠蒙逊
卷第三
  宋
  武帝  文帝  孝武帝  明帝
  何尚之  王玄谟  范泰 晔  周颙
  谢灵运  颜延之  袁粲 何镇之
  齐
  高帝  武帝  明帝  萧子良
  刘霁  刘歊 讦  刘虬  明僧绍
  王巾  孔稚圭
卷第四
  梁
  武帝  简文帝  元帝  萧统
  邵陵王  建安王  陆倕  傅翕
  刘勰  何点 胤  沈约  陶弘景
  阮孝绪  庾诜  到溉  江淹
  何敬叔
  后梁
  宣帝  明帝
卷第五
  陈
  武帝  文帝  宣帝  后主
  除陵  陈伯智 渊  江总
  北魏
  太祖  明元  太武  文成
  献文  孝文  宣武  孝明
  孝武  高?  杨炫之
卷第六
  西魏
  文帝
  北齐
  文宣  武成  后主  颜之推
  杜弼  陆法和  魏收
  后周
  阂帝  明帝  武帝  宣帝
  靖帝
  隋
  高祖  炀帝  薛道衡  李士谦
  费长房  王通  辛彦之  杨素
卷第七
  唐
  高祖  太宗  高宗  武后
  中宗  睿宗  玄宗  肃宗
  代宗  德宗  顺宗  宪宗
  穆宗  敬宗  文宗  宣宗
  懿宗  僖宗  昭宗
卷第八
  萧璃  裴寂  李师政  房玄龄
  杜如晦  长孙无忌  褚亮  虞世南
  褚遂良  李百药  颜师古  许敬宗
  朱子奢  岑文本  闾丘胤  孙思邈
  杜行顗  房融 管  张说  宋璟
  李华 观  李通玄  颜真卿  齐浣
  王维 缙  元德秀  杜鸿渐  元载
  令狐德芬  王勃  李白  杜甫
  韦皋
卷第九
  韩愈  权德舆  李渤  李泌
  孟简  梁肃  于頔  李吉甫
  武元衡  高崇文  薛华  郑余庆
  陆长源  张仲素  白居易  庞蕴
  柳宗元  李翱  裴度  庾承宣
  刘禹锡  李德裕  万敬儒  吴道子
  杜荀鹤  李舟  陆亘  李节
  裴肃  裴休  李商隐  吕岩
卷第十
  梁
  太祖  均王
  唐
  庄宗
  晋
  高祖  出帝
  周
  太祖  世宗
  南唐
  李昪  李璟  李煜
  楚
  马殷
  吴越
  铁镠  钱弘佐  钱弘俶
  闽
  王审知  王延钧  王延羲
  蜀
  王建
  南汉
  刘隐 龑  赵王镕  宋齐丘  边镐
  刘煦
卷第十一
  宋
  太祖  太宗  真宗  仁宗
  英宗  神宗  哲宗  徽宗
  李昉  范质  王禹你  吕蒙正
  王旦  杨亿  吕夷简  范仲淹
  曾会  李沆  丁谓  王随
  吕公着  王安石  司马光
卷第十二
  欧阳修  赵抃  夏竦  张方平
  曾公亮  文彦博  苏洵  周惇颐
  程颢 颐  苏轼  苏辙  杨杰
  文同  朱寿昌  张伯端  胡宿
  邵雍  富弼
卷第十三
  杜衍  王古  李遵勖  吕惠卿
  陈师道  李觏  陈瓘  刘安世
  查道  黄庭坚  晁说之  胡安国
  张商英  徐俯  蒋之奇  郭祥正
  秦观  林逋  尹洙  包拯
  江公望  杨时  游酢  韩驹
  吕正己
卷第十四
  南宋
  高宗  孝宗  光宗  宁宗
  理宗  张浚  胡寅  张九成
  吕本中  尤袤  张栻  李浩
  王十明  会开  李光  李邴
  冯楫  米友仁  周必大  钱端礼
  史浩  钱象祖  王日休
卷第十五
  朱熹  陆游  叶适  真德秀
  刘克庄  陈贵谦  张镃  林希逸
  郑清之  吴潜  刘谧
  金
  太宗  熙宗  世宗  章宗
  东海侯  李之纯  移剌真卿
卷第十六
  元
  世祖  成宗  武宗  仁宗
  英宗  晋王  文宗  顺帝
  沈王  刘秉忠  王磐  程文海
  赵孟頫  袁桷  虞集  揭奚斯
  冯子振  柳贯  黄溍  胡长孺
  韩性  欧阳玄  邓文原  张翥
  杨维祯  苏大年

  佛法金汤编目录(终)

  No. 1628

  佛法金汤编卷第一

  会稽沙门 心泰 编

  天台沙门 真清 阅

  切谓自昔弘教诸硕德。其嘉言善行。已有成书具载之矣。若高僧传.僧史传.灯录等书是也。独历代护教诸王臣之言行。虽杂著于他书而无全编可通考之。未尝不为之浩叹也。矧吾大觉圣人临终之时。有佛法付与国王大臣之言乎。自是受嘱外护者代有之矣。此佛法金汤编所由述也。抑又闻圣人降诞之日。当周之昭王二十六年甲寅。故此编之纪始于昭王而讫于元顺。凡若干人。皆名著青史。从事宗教。足为法门之重者。则于是编书之。岂惟金汤而已。於乎。予岂好为是哉。第欲使后之览是编者知先圣贤所以崇奉。且以启后人敬信之心。不致诋斥之咎。亦化人为善之一助云尔。

  周

  武王。姬姓。讳发。文王之子。都镐。平王东迁都洛。起武王己卯。尽赧王乙巳。三十七主。八百六十七年。

  昭王

  王讳瑕。康王之子。二十六年甲寅(有云九年甲寅。又廿四年甲寅。皆非)四月八日。大地宫殿震动。池井泛溢。日有重轮。五色祥光入贯太微。遍照西方。王问群臣。莫测其祥。太史苏由筮之。得干之九五。由曰。此西方圣人降诞之相。却后千年教法来此。王命镌石记之。置之南郊天祠前(周书异记及白马寺记)。

  穆王

  王讳满。昭王子。二十三年。数有光明来照王都。疑戎寇至。遣相国吕侯出师防之。乃西方圣人说法度人流光远及也。五十三年壬申(有云五十二年壬申者非)二月十五日。大地震动。狂风折木。江河鼓涛。池井沸涌。鸟兽悲鸣。日午有白虹十二道。南北通贯。王忧及社稷。召太史扈多筮之。曰。吉。愿王无忧。此西方圣人示灭异感也(周书异记.白马寺记)。

  孔子

  孔子讳丘。字仲尼。孔父嘉四世孙为叔梁纥。纥生夫子。以周灵王二十一年庚戌岁生。商太宰见孔子曰。丘。圣者欤。孔子曰。圣则丘何敢。然则丘博学多识者也。太宰曰。三王圣者欤。孔子曰。三王善任智勇者。圣则丘弗知。太宰曰。五帝圣者欤。孔子曰。五帝善任仁义者。圣则丘弗知。太宰曰。三皇圣者欤。孔子曰。三皇善任因时者。圣则丘弗知。太宰大骇曰。然别孰者为圣。孔子动容有间曰。丘闻西方之人有圣者焉。不治而不乱。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列子仲尼篇)。

  列子

  列子。讳御寇。郑人也。贞定王时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国君卿大夫视之犹众庶也。尝著书八篇。有曰。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统纪云。化人即文殊.目连)。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碍。千变万化不可穷极。穆王敬之若神。事之若君。推路寝以居之。化人以为王之宫室卑陋而不可处。穆王乃为之改筑五府为虚而台始成。其高千仞。临终南之上。号曰中天之台(列子穆王篇)。

  秦

  始皇。嬴姓。讳政。七国争雄。正统不续凡三十四年。始皇灭六国。二十六年庚辰始称皇帝。都咸阳。起始皇庚辰。尽二世甲午。二主。一十五年。

  始皇

  帝。庄襄王子。三十年甲申。西域沙门室利防等十八人赍梵本经至咸阳。有司以闻。帝以其异俗囚之。利防等念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光明照耀瑞气盘旋满于囹圄。须臾有金神长丈六。持杵扬威击碎其狱出之。帝惊悔。即厚礼之而去(白马寺记)。

  西汉

  高祖。刘姓。讳邦。字季沛。丰邑中阳里人。都长安。起高祖乙未。尽孺子婴丁卯。十四主。二百十四年。

  武帝

  帝讳彻。景帝中子。始立年号曰建元。元狩三年开昆明池。得黑灰。帝以问东方朔。朔曰可问西域胡道人。明帝时梵僧摩腾至。有以问之。腾曰。此劫灰也(汉书并北山录)。

  哀帝

  帝讳欣。定陶共王之子。宣帝之孙。元寿元年。景宪使大月氏国。得其王口授浮图经以还。是时稍有斋戒者(魏书佛老志)。

  霍去病

  去病。封冠军侯。加骠骑将军。元狩二年将万骑出陇西击丐奴。过居延山。收休屠王祭天金人(本传)。去病获金人长丈余。武帝以为大神。列于甘泉宫焚香礼敬(魏书佛老志)。

  刘向

  向。字子政。又名更生。成帝时为光禄大夫。鸿嘉二年校书天禄阁。往往见有佛经。向着列仙传云。吾披检藏书。缅寻太史。撰列仙图。自黄帝已下迄至于今。得仙道者一百四十九人。其七十四人乃见佛经(费长房三宝记并义楚六帖)。

  东汉

  光武。讳秀。字文叔。都洛阳。起光武乙酉。尽献帝己亥。十二主。一百九十五年。

  明帝

  帝讳庄。光武第四子。永平三年庚申四月八日。帝寝南宫。梦金人长丈六。项佩日光。胸题卍字。飞行殿庭去来无碍。旦问群臣。时太史傅毅进曰。臣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梦将必是乎。国子博士王遵对曰。臣按周书异记云。周昭王二十六年甲寅四月八日。有圣人生于西方。今陛下所梦是也。帝以为然。即遣定远将军蔡愔。中郎将秦景。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访求佛道。六年癸亥。蔡愔于天竺邻境月支国遇摩腾.竺法兰。得佛倚像并梵本经六十万言。载以白马相与东还。八年乙丑。蔡愔等达洛阳。摩腾入阙献经像。帝大悦。馆于鸿胪寺。法兰亦间行而后至。十年丁卯。敕于洛阳城西立白马寺以居之。以白马䭾经。遂名白马寺(佛寺始此)。是年腾兰译四十二章经。十一年戊辰帝幸白马寺。腾兰进曰。寺东何馆。帝曰。昔有阜。夷之复起。夜有异光。民呼圣冢。腾曰。昔阿育王藏佛舍利于天下。凡八万四千所。震旦之境有十九处。此其一也。帝与俱往礼拜。忽有圆光现冢上。光中有三佛。帝大悦曰。不遇二大士。安知大圣遗祐哉。诏塔其上。高二百尺。明年光又现。有金色手出塔顶。帝幸瞻拜。光随步武。十二年。诏以释迦佛像奉安显节陵.清凉台二处供养。十四年正月一日朝正之次。五岳并诸山道士褚善信等七百余人。表言佛法虚伪。腾.兰乃言佛法水火不能坏。请验之。帝乃敕尚书令宋庠以正月十五日大集白马寺。筑坛焚经。道士尽出奇经秘诀。与沙门所持来经像就焚之。道经俱烬。惟佛经像俨然。善信等皆自愧钦服。帝至是弥加崇敬。佛法自此兴焉(汉法本内传)。初帝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因遣使之天竺求其道得其书。及沙门以来。其书大抵以虚无为宗。贵慈悲不杀。以为人死精神不灭。随复受形。生时所行善恶皆有报应。故所贵修炼精神以至为佛。精其道者号曰沙门。于是中国始传其术。图其形像。而王公贵人独楚王英先好之(汉书)。腾卒。兰自译十地断结等经。

  桓帝

  帝讳志。章帝曾孙。永兴二年。帝于宫中铸黄金浮图老子像。覆以百宝华盖。身奉祀之。由是百姓向化。事佛弥盛(汉书并三宝记。世铸金银像始此)。

  楚王

  王讳英。光武子。明帝弟。最先奉佛。喜为浮图斋戒。永平九年尝奉黄缣白纨诣相国曰。托在藩辅。过恶累积。奉送缣帛以赎罪愆。相国以闻。诏报曰。楚王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图之仁祠。何嫌何疑。其还之。以助伊蒲塞桑门之盛馔。王公贵人遂争效之(汉书)。

  牟子

  牟子。融之后。苍梧儒生。献帝兴平二年。因世乱无仕宦意。锐志佛道。乃制理惑论三十七篇。其文有问曰。何以正言佛。佛为何谓乎。牟子曰。佛者觉也。犹三皇神。五帝圣也。佛乃道德之元祖。神明之宗绪。佛之言觉者。恍惚变化。分身散体。或存或亡。能小能大。能圆能方。能老能少。能隐能彰。蹈火不烧。履刃不伤。在污不染。在祸不殃。不行而到。无作而光。故号为佛。问曰。夫至实不华。至词不饰。珠玉少而贵。瓦砾多而贱。圣人制七经之本。不过三万言。众事备焉。今佛经卷以万计。言以亿数。非一人力所能堪也。仆以为烦而不要。牟子曰。江海所以异于行潦者。以其深广也。五岳所以别于丘陵者。以其高大也。若高不绝山阜。跛羊凌其颠。深不绝涓流。孺子浴其渊。麒麟不处苑囿之中。吞舟之鱼不游数仞之溪。何者。小不能容大也。佛经前说亿载之事。却道万世之要。大素未起。太始未生。其微不可握。其纤不可入。佛悉弥纶其广大之外。剖析其窈妙之内。靡不纪之。故其经卷以万。计言以亿数。多多益具。众众益富。何不要之有。问曰。佛道至尊至大。尧舜周孔曷不修之乎。七经之中不见其辞。子既耽诗书悦礼乐。奚为复好佛道。窃为吾子不取。牟子曰。书不必孔子之言。药不必扁鹊之方。合义者从。愈病者良。君子博取众善以辅其身。子贡云。夫子何常师之有。尧事尹寿。舜事务成。旦学吕望。丘学老聃。亦不俱见于七经也。况佛身相好变化神力无方。焉能舍而不学乎。五经事义或有所缺。佛不见记。何足怪哉。问曰。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何其异于人之甚也。殆富耳之语非实之云。牟子曰。少所见。多所怪。睹馲驼言马肿背。尧眉八采。舜目重瞳。皋陶鸟喙。文王四乳。禹耳三漏。周公背偻。伏羲龙鼻。仲尼反宇。老子日角目玄。鼻有双柱。手把十文。足踏二五。此非异于人乎。佛之相好奚疑哉。问曰。子以经传之辞华丽之说。褒赞佛行。称誉其德。高者凌青云。广者逾地圻。得无逾其本过其实乎。牟子曰。吁。吾之所褒。犹以尘埃附嵩岱。收朝露投沧海。子之所谤。犹握瓢觚欲减江海。操耕耒欲损昆仑。侧一拳以翳日光。举土块以塞河冲。吾所褒不能使佛高。子之毁不能令其下也(备弘明集)。

  三国

  魏

  都邺。徙洛阳。曹姓。讳丕。操之子。沛国谯人。起文帝庚子。尽元帝甲申。五主。四十五年。

  曹植

  植。字子建。文帝弟。武帝第四子。封陈思王。精通书艺。邯郸淳称为天人。每读佛经辄留连嗟玩。以为至道之宗极。尝游渔山。闻空中梵天之响清扬哀婉。因仿其声写为梵呗。今法事有渔山梵。即其余奏也。尝着辨道论。言仙道虚妄(弘明集)。

  朱士行

  士行。颖川人。甘露二年弃俗出家。尝于洛阳讲道行经。义有不通。乃往于阗国得梵本。将遣弟子法饶送归洛阳。而于阗小乘众白王云。汉僧欲以婆罗门书惑乱正典。王若不禁。将以聋盲汉人也。王听之。士行愤慨曰。此佛经也。乃求烧经为证。士行誓曰。若大法当流汉地。经应不烬。言已投经火中。火灭经存。光明错发。王众骇服。遂与梵本。晋太康八年始达洛阳(道行经即放光般若)。

  蜀

  都益州。刘姓。讳备。中山靖王胜之后。起先主辛丑。尽后主癸未。二主。四十三年。

  吴

  都武昌。徙建康。起太祖壬寅。尽乌程侯庚子。四主。五十九年。

  太祖

  太祖。孙姓。讳权。字仲谋。孙武之后。坚次子。䇿之弟。吴郡富春人。魏文帝拜权为吴王。加九锡。黄武元年即位。赤乌四年。康居国三藏康僧会至金陵。立茆茨。设像行道。国人初见。咸惊异之。有司以闻。权召问之。会进曰。如来大师化已千年。然灵骨舍利神应无方。昔阿育王奉之为八万四千塔。此其遗化也。权以为夸诞曰。舍利可得。当为塔之。苟其无验。国有常刑。会乃以铜瓶置几上。请期七日。无验。乃展二七日。无验。权曰趣烹之。会默念佛名真慈岂违我哉。更请展期七日。五鼓矣。闻瓶中锵然有声。视之。乃舍利也。黎明进之。权与公卿聚观。叹曰希世之瑞也。会言。舍利威神无能坏者。权使力士槌之。无损而光自若。权为建塔于佛陀里。又造寺。奉会居。赐额曰建初(今天禧寺。江南寺塔始此。弘明集)。

  乌程侯

  侯。讳皓。字元宗。权之孙。和之子。即位改元元兴。皓不敬佛法。毁废寺宇。群臣谏曰。佛之威力不同余神。康会感灵大皇创寺。今若轻毁恐贻后殃。皓意未然。乃遣张昱诣寺诘会。机应锋出。昱还叹。会才辩非臣所测。伏愿天鉴亲检察之。皓以马车迎会至。问曰。佛言善恶报应。可得闻乎。会曰。明主以孝治天下。则赤乌翔。老人见。以仁慈育万物。则醴泉涌。嘉禾生。善既有徴。恶亦如之。故为恶于隐。鬼得而诛之。为恶于显。人得而诛之。易称积善余庆。诗美求福不回。虽儒典之格言。即佛教之明训。皓曰。然则周孔既明安用佛教。会曰。周孔略示其迹。佛教详言其要。皓无以酬。(弘明集)

  他日宿卫。治圃得金像。皓使置秽处以为笑乐。俄得肿疾。卜曰坐犯大神。皓祷诸庙不效。宫人曰何不请福于佛。皓悟吾以慢像致此耳。乃迎像薰沐供事之。仍请会说法悔罪。会为开示玄要。又授五戒。既而疾愈。奉会为师。崇饰寺塔(法苑珠林)。

  支谦

  谦。字恭明。月氏国人。为优婆塞。献帝末避地归吴。权召见。高其才。拜为博士。固辞不受。谦博览经籍。通六国语。为人颀瘠而黑。眼白瞳黄。时人语曰。支郎眼中黄。形躯虽小是智囊。谦受业于支亮字纪明。亮受业于支谶。世称之曰。天下博知。无出三支。谦译经八十八部(弘明集.释教录)。

  阚泽

  泽。字德润。会稽山阴人。好学居贫。为人佣书自给。所写既毕则能诵记。由是博览群籍。虞翻见而称之曰。阚生矫杰仲舒.子云流也。孙权辟之。补西曹掾。复拜太子太傅。为尚书令。封都乡侯。(吴志)尝舍宅为德润寺(今慈溪普济寺)。权尝问曰。孔子制述典训教化来叶。老庄修身自玩放浪山林归心澹泊。何事佛为。泽曰。孔老二教法天制用不敢违天。佛之设教诸天奉行不敢违佛。以此言之优劣可见也(弘明集并宗炳明佛论)。

  佛法金汤编卷第一

  天台释如惺重校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佛,意思是“觉者”。佛又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世尊。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 more
联系我们
  • 45-47 Auburndale Lane,Flushing, NY,11358,USA
  • 718-461-1052 (证仁法师)
  • wenmao68@hotmail.com
  • www.xifangju.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方居

Copyright © 2000-2017 Metropolitan Buddhist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