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2018-9-29 10:44 3797 0
简介
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卍新续藏第 85 册 No. 1591 黔南会灯录No. 1591-A 序  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以九年面壁。独契真机。只履西归。 ...

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卍新续藏第 85 册 No. 1591 黔南会灯录

黔南会灯录卷第二

  习安天龙 如纯 辑

  雪臂峦禅师法嗣

  贵阳西山语嵩传裔禅师

  西蜀宋氏子。幼失恃怙。育于祖母。至二十三岁。祖母殁。于本境白鹤庵。礼性空老宿出家。修忍辱行。一日得行脚僧指参破雪和尚。圆具后。服勤六载。每有问难。同参咸服。雪寂。师矢志遍参。至重庆。遇长破杲和尚印证。后入黔。开法于牟尼山报国禅寺。又辟西山传法寺。后住鼎州德山乾明寺。退院游江浙。上天童扫密祖塔。因病坐化。随从门人。扶灵骨归黔。建塔于西山凤凰池畔。

  上堂。问一爻未动时如何。师云。三爻四爻矣。僧滞立。师云。立地死汉。问生死未了时如何。师云。老僧不是生死中人。进云。师今升座为阿谁。师云。为你者钝阿师。进云。学人本无生死可了。师云。自颠自倒汉。乃云。一问一答。平空起浪。立主立宾。拖泥带水。所谓闭门打睡。接上上机。顾鉴颦呻。曲为中下。若是灵利衲子。向牟尼未出方丈。诸人未问已前领略得。犹较些子。既然如是。敢问诸人。只如未出方丈。未问已前。作么领会。聻。喝一喝云。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

  浴佛上堂。问临机不见佛。大悟不存师时如何。师云。正是途中汉。进云。脚跟点地。鼻孔撩天去也。师云。也须急着眼始得。问四月八日即不问。急水滩头事若何。师云。山前麦熟也未。僧拟议。师云。随波逐浪去也。乃云。田里禾青。山前麦熟。不是心。不是佛。不是佛。毕竟是个甚么。向者里明得。不须弹指。楼阁门八字打开。正法眼一时流通。百亿释迦。百亿弥勒。百亿文殊。百亿普贤。百亿善财。百亿香水海。百亿须弥山。尽在山僧拄杖头上。击大法鼓。吹大法螺。演大法义。转大法轮。与尽大地众生。解黏去缚。抽钉拔楔去也。何用分手指天指地。一场漏逗。大众还委悉么。禹力不到处。河声流向西。

  上堂。马坪拄杖子。?跳上三十三天。触着帝释鼻孔。惊骇东海龙王。连日雨似盆倾。令大地山河。卉木丛林。一切有情无情。均沾雨露。处处稿苗。吐花结实。山山枯草。带润回苏。独有一物。风吹不着。雨打不湿。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且道。是甚么物。大众问取灯笼露柱。

  上堂。依教奉行。倚墙靠壁。教外别传。节上生枝。恁么也不是。不恁么也不是。恁么不恁么总不是。到者里。把断要津。不通凡圣。直饶通身是口说不出。通身是眼见不及。所谓坐断报化佛头底来。也须吃棒。何故。个中无肯路。谁是出头人。

  上堂。昨日山前堆白雪。今朝座上起清风。不是有不是空。觌体相呈向上宗。岩畔石女睡初醒。拍手呵呵笑不穷。大众且道。岩畔石女。笑个甚么。顾左右云。笑山僧不惜眉毛。

  上堂。当阳独露照无私。草木昆虫彻证时。触目分明没渐次。莫教拟议更停思。

  长破老和尚诞辰上堂。适来方丈里。有一句子。拟向长破老人祝严。却被木上座勘破了也。即今未免重重漏逗。举似诸人。既然。且道木上座具甚么眼。有如是勘验。大众试检择看。卓一卓云。试玉须经火。求珠不离泥。

  解制上堂。问倚天长剑挥戈拂日时如何。师云。截却舌头。进云。坐断十方去也。师云。未具衲僧气象在。问参禅学道。不记岁月。作么生是解制一句。师云。打开布袋口。问如何是的的意。师云。还我九十日饭钱来。与汝道。僧礼拜。师云。披毛戴角有分在。进云。正是学人受用。师云。救得一半。问一念不生时如何。师云。七念八念也。僧礼拜。师云。重叠关山。乃云。大道无向背。至理绝言诠。隔山见烟知是火。隔墙见角知是牛。所以未结制已前。山是山。水是水。灯笼是灯笼。露拄是露柱。僧是僧。俗是俗。本不曾减一丝毫。只如今日当解制时。亦俗是俗。僧是僧。露柱是露柱。灯笼是灯笼。水是水。山是山。亦不曾增一丝毫。若论三条椽下。七尺单前。厮结眉毛。昼三夜三。正是平地吃交。且道。见成赏劳一句。作么生道。卓杖云。九旬霜雪尽。一花天地春。

  送嵩目上座出川省觐破山师翁长破杲和尚上堂。正令已行。十方坐断。玄机独唱。影响冰消。只是廓步大方。不移本座。贯通今古。不起一念。只如转天关回地轴。亦不费纤毫力。所谓有恁么事。必有恁么人。既有恁么人。又何患乎宗风不振。祖道不行。如是正法眼藏。密密流通。诸佛慧命。绵绵继续。承上迪下。一句全收。且作么生是全收一句。丽天红日无私照。大地山河一样春。

  出山示众。建法幢。立宗旨。非金石心肝。生铁脊梁。岂能全身担荷。所谓忠臣孝子。受辱如荣。视死若生。若一念差殊。便生恐怖。以邪为正。以直为曲。屈体受辱。遗臭万年。焉能为天下后世楷模。既然。我本无愧。到者里。岂可当炉避火。事宜直下承当。然则如是出山一句。作么生道。喝一喝云。见义不为非勇士。临危不变始惊群。拽杖便行。

  僧问。杲日当空。为甚被片云遮却。师云。阇黎是那里人。僧拟对。师云。片云遮却。

  僧参次。师问云。汝号甚么。僧云庭柏。师云。黑风起时作么生。僧云。如如不动。师云。七颠八倒也。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胡来胡现。进云。磨后如何。师云。汉来汉现。进云。已磨未磨时如何。师云。盏子扑落地。碟子成七片。遂以偈示之。黄梅会里尽高僧。个个犹磨镜上痕。独许负舂卢行者。一花五叶广传灯。

  问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谁是坚固者。师云。梦幻泡影。

  示六如老僧。六如老僧求我偈。未拈纸前文彩备。重重吐露布葛藤。下笔分明无一字。珍重阇黎高着眼。切忌莫作佛法会。咄。且道。作什么会。速道速道。

  示航济禅人。航济航济。黑风起时。作么回避。罗刹鬼国里。切莫儿戏。咦。只须撑到芦花岸。始得船儿牢把系。牢把系。得鱼沽酒醉打睡。

  示慈让佛本居士。大全直指之旨。不立语言文字。无论僧俗男女。只教当下见性成佛。且道。如何是佛。居士便是。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超生死不相干之地。了鬼神觑不破之机。苟或未能。正好向日用寻常处。努力参究。偈云。佛即汝。汝即佛。人法双泯。本无一物。

  示君轩佛帆居士。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不是心动。毕竟是甚么。向者里着得一语。始识本无佛亦无禅。就中一句自方圆。却笑区区外驰者。可怜掘地觅青天。

  参禅偈。参禅要割爱。始得大自在。求佛被佛魔。求法被法碍。恁么不恁么。一锤俱粉碎。绝后复再苏。是名真庆快。参禅本无别。为破生死诀。无分智与愚。岂论巧与拙。只以悟为期。切莫拘时节。倏然断命根。拔出眼中屑。参禅要死志。毕竟为何事。任他寒暑迁。金石心不易。佛祖尚不为。说甚名与利。若人果恁么。可谓真法器。参禅要细心。如履薄临深。念念不轻忽。时时惜寸阴。恁么能返察。矿尽始存金。再入红炉炼。莫教由自任。参禅莫偷安。努力更加参。谩道无他事。无事正欺谩。口说无事易。心中无事难。老僧曾经历。须教汝返观。参禅不是假。一切俱放下。十年二十年。须教学个哑。只待自点头。不指鹿为马。有人忽问渠。粗拳劈口打。

  颂世尊初生。母胎才出便称尊。大似灵龟拂迹痕。由此是非无了日。冤冤祸祸友儿孙。

  颂南泉斩猫。将军令出岂容迟。一扫烟尘定业基。收拾旌旗还故国。功勋不见玉丹墀。

  广额屠儿。子规啼破百花春。远客还乡罢问津。多少贫儿夸富贵。不知原是旧时人。

  大乘经首题[米-木+八]字。昔有僧问地藏。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甚么字。藏曰。看取下头注脚。啼月子规喉舌冷。宿花蝴蝶梦魂香。家家门首长安道。何事行人在路傍。

  高峰枕子。正恁么时。无梦无想。枕子堕地。船高水涨。

  夏日看雨示若讷禅人。雨湿荷花满院香。薰风拂拂生微凉。若将佛法攻文字。屈杀胡僧远渡江。

  示彻空庄头。祖翁田地几荒芜。幸得庄头气力粗。耕去耕来稀烂熟。而今全不费工夫。

  拄杖子。生来傲骨别芳丛。气节孤高孰与同。佛祖颓纲犹有托。只教千古振宗风。

  重阳前一日示众。飘飘落叶打虚窗。月冷猿啼几断肠。堂下虽无一丈草。上林谁破五更霜。

  警语。日用寻常勿自欺。但观善恶未萌时。枢机动处能先觉。了了分明本不迷。

  敏树相禅师法嗣

  石阡中华天隐崇禅师

  蜀东毕氏子。年二十四。礼破山和尚披剃。往参敏树。树以三顿棒话示之。师领参三载。竟无下落。复觐山。偶一士问山棒喝因缘曰。弟子止知其痛。而不知其地。师挺身曰。痛处即是地。山顾师。复视士云。痛处即地耶。师从此悟入。至晚山又问师。今日居士。问老僧甚么。师举其问。山曰。人前何得乱语。师曰。见义不为无勇。山曰。汝还记得老僧答的话么。师曰。某甲从今不疑老和尚舌头。山云。且道老僧是有说为尔不疑。是无说为尔不疑。师曰。更要说有说无作么。山云。为怜三岁子。不惜两行眉。师辞参象崖。崖问。赵州吃茶话。上座作么生会。师置杯曰。学人不会。崖云。闻上座同敏和尚住数年来。茶话也不会。师起身曰。莫道不会。崖云。即今作么生。师作礼曰。谢和尚茶。拂袖而出。一日崖又问。庭前柏树子。上座作么会。师云。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崖即命颂。师信口颂云。赵州老汉太无端。指出庭前柏树看。只为分明人不荐。古今多少受颟顸。崖再命颂吃茶话。师立颂云。堪笑赵州老作家。掘坑平地验龙蛇。相逢尽道吃茶去。几个曾知路不赊。崖因留师圆具。后又将赵州访二庵主话验之。师复对无疑。一日辞崖。复觐敏树。树见师至即问云。尔离老僧数年。一向在何处。师曰黔省。树云。黔中时物。近日是贱是贵。师曰。和尚到时。自然晓得。树云。恁么则错过地头来也。师云。今日又来撞著者汉。树云。好与汝三十拄杖。且道。是赏是罚。师曰。棒头有眼。树一日又以灵云悟桃花话勘验。师对无让。树乃书源流付嘱。

  上堂。云台峰顶。迥别人间。提持衲僧向上巴鼻。揭示佛祖玄要机关。目视左右云。正当恁么时。截群机于掌握。挂宝剑于眉端。三世诸佛。亡锋结舌。六代祖师。忍气吞声。功高千古。壁立万仞。正令既行。十方坐断。到此端的知有向上一路在。大众还知向上一路么。良久云。前峰高出断鸿外。把手无人谁共行。喝一喝下座。

  上堂。衲僧鼻孔。祖佛心宗。会与不会。总在其中。且道。其中是个甚么。遂卓拄杖云。者条拄杖。安南塞北。指西划东。到者里一任生擒虎兕。活捉狞龙。任是文殊普贤到来。也须束手归降。释迦弥勒。直得退身有分。岂但三贤胆丧。十地魂惊。若非其人。大难委悉。

  上堂。千圣出世。惟究一心。五宗设教。直指单传。三乘十二分。总成剩语。一千七百则。尽是闲言。承言滞句者。埋没家宝。执棒疑喝者。未透根源。与么吐露。沾唇桂齿。直饶荐得。早是无端。咄。

  思南中和天湖正印禅师

  蜀之重庆李氏子。参敏树和尚。彻证源底。亲承印可。

  上堂。狮子吼时芳草绿。天下衲僧跳不出。象王行处绝狐踪。铁额铜头敲脱骨。大沩拄杖送香严。仰山堂前圆镜扑。毒气薰来万古新。亲切人人真面目。本无一法与诸人。管教千足与万足。咄。

  腊八上堂。皇宫舍去雪山中。穿膝芦芽荒草蓬。不觉六年成祸事。明星拶碎眼睛空。顾视左右云。还见释迦老子么。不历僧祇获法身。鼻孔依前搭上唇。

  上堂。闭门打坐。接上上机。顾鉴颦呻。曲为中下。顾大众拈拂子云。见么。击禅床云。闻么。喝一喝云。字经三写。乌焉成马。

  上堂。恁么去。二祖礼了归旧位。恁么来。栽松道者出黄梅。不恁么中恁么。三度棒头没交涉。恁么中不恁么。胡须赤撞赤须胡。

  上堂。第一义。明历历。二边不着。中道不立。遍界分身。月临秋碧。释迦老子睹明星。殃及儿孙没了日。

  思南安化东山颖秀悟禅师

  上堂。离相显中。其间殊胜莫测。诚言物格。至真动静不移。所以道。譬如虚空。体藉群相而发辉。乃至一切语默言词。施为作用。千差同一贯。万种共一心。祇要人人返照回光。究出自己本命元辰落处。动则行云流水。静则心开朗耀。且不动不静一句。作么生道。鹤有九皋难翥翼。马无千里谩追风。喝一喝下座。

  上堂。大道通天。威光匝地。本与佛祖同根。人天一体。三千界内。无不禀此枢机。普天之下。莫不承此恩力。收摄圆融。应用无际。设使千圣万圣出来。不移易一丝毫。祇如临济德山石霜云门。各显奇特。可以盖声盖色。亘古亘今。敌圣超贤。辉扬佛日。也不出者个。大众。若恁么去。风行草偃。不恁么去。草偃风行。且不动锋铓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杖头开正眼。法界吐心珠。

  上堂。不是心不是佛。犹是虚空里钉橛。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何劳掘地更寻天。大众。须知者个消息。直下千差坐断。不隔丝毫。觌体承当。壁立万仞。还委悉么。良久云。空劫已前诸佛子。话头不举自方圆。

  安顺长寿天语怀禅师

  上堂。描不成底。一段天机日日显露。画不就底。者点玄妙时时敷扬。绵绵也。化工化母。织成古锦。密密也。彰名彰号。结作金罗。山僧今日。向宝华王座上。当阳拈出。只要人人全身担荷。觌体承当去也。苟或拟议。更与诸人点破。掷拄杖鼓掌呵呵下座。

  上堂。道廓玄圆。超情离见。逢境则应。遇缘即彰。在在弥漫。处处明历。穿衣吃饭。勿越寻常。洞达行藏。不移寸步。堂堂巍湛。兀兀腾晖。拔萃超群。元无缚着。折旋俯仰。任放任收。且道。恁么与不恁么。看勘眉目。相去多少。以手作䇿眉势云。两眸洞䀨千般巧。难及眉横向上尊。

  上堂。家家有门。户户有路。中有一人。体无去住出入。寻常语言动步。也有作奴作郎。亦有掌权掌禄。若道他知逢缘遇境。筑着磕着。因甚处处。失却鼻孔。且道。知底是不知底是。试道道看。

  江口香山圣符越禅师

  佛成道日上堂。今朝腊月八。悉达成释迦。忽地睹明星。刺却双眼瞎。老瞿昙。没傝?。正好推出三门外。一任风摇雨打。虽然如是。也不得辜负伊。四十九年说法。法说非法非非法。狼藉五千四十八。检点将来。笑倒巫山十二峡。喝一喝云。恰恰。

  元旦上堂。时清地泰。发生万籁。风雨频调。八方庆快。普天扬道化。遍空飞叆叇。祇如出格道人。作么生庆贺。遂拈拄杖。作笛势云。惟者一枝无孔笛。风前常韵太平歌。

  上堂。佛法无多子。仁者自迷源。南山对北斗。门户共相连。出入同来往。坐卧同起眠。恒河沙数劫。常在于其间。天左转地右旋。日月双轮悬。照破寒山鼻孔。只教拾得流涎。咄咄咄。是甚么乾矢橛。

  上堂。今朝中秋节。长空明皎月。万里片云无。千山狐气绝。江水不生波。斗星拱紫阙。露柱?跳时。灯笼笑摇曳。木人唱哩啰。石女歌未歇。向者里会得诸佛。相续不绝。亦任倒浪横云。亦任敲风打月。噎。还有拄杖头边。动静分明底。亲切更亲切。天上人间浑莫测。以拄杖卓一卓下座。

  小参。一是一二是二。分明题目分明句。不作有相看。不作无为会。未许圣同群。难容凡逐队。一切时中当现前。无下无高无向背。诸人会也么。张公饮酒李公醉。醉后归家横接辔。

  贵阳兴国禄藜甫禅师

  蜀之张氏子。在黔礼净初披剃。依梵行和尚具足。参敏树和尚印证。

  浴佛上堂。年年恶水浴悉达。一度倾时一度辣。普天散作雨花香。笑倒云门要打杀。蓦拈拄杖卓一卓云。今朝落在山僧手里。两个古锥。一时打杀。且道。山僧有何长处。喝一喝云。中兴临济宗。扶起无为化。

  扫得戒梵行和尚塔。波罗提边生瑞气。光吞佛日蒸天地。而今拜扫报深恩。乾矢橛头明历历。插香云。戒月孤圆绝覆藏。真香直透吾师鼻。

  佛诞日上堂。不涉凡圣路头。脱却生死窝窟。独露真常。不存影相。横身天外。独步大方。所以释迦老子。初出母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便道。天上天下。惟吾独尊。后来云门道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今日看来。大似一个扶头。一个扶尾。递相钝置。山僧此语。有两负门。缁素得出。婆儿原是小新妇。其或未然。依旧日午打三更。

  佛诞日上堂。击石火闪电光。拟议则天悬地隔。眨眼则落堑堕坑。不是粗语欺人。要且千途剿绝。即今山僧挥杀活剑。掣闪电机。一一与人解黏去缚。㧞楔抽钉。使其当下了彻。不致沉没生死。个个如释迦老子。无处不称尊。还见世尊也无。良久以拄杖卓一卓。喝一喝下座。

  示众。道人行履在寻常。剔起眉毛休放过。昂藏鼻孔没多般。彻体风流活鱍鱍。触背关头俱拶破。何须向外强穿凿。虚空粉碎欲谁知。任意经行及坐卧。拈拂子拂一拂云。大众见么。山僧手里白拂。恁是佛祖到来。也放伊不过。因甚如此。放过即不可。

  元旦示众。佛日重辉祖道新。昙花先占上林春。人心绝虑泥牛吼。天运融和石虎伸。拂断风幡超往古。杖除山水绝疏亲。于今尽沐皇风化。率土含庥仰至仁。

  举云门因僧问。一念不生。还有过也无。门曰须弥山话。颂曰。一念不生。千差万错。须弥山顶。有无不着。珍重禅流亲切句。休得无绳自讨缚。

  颂赵州访二庵主。入虎穴探虎子。双放双收竭俊机。赵州用处原无异。识者虽多会者稀。

  贵筑华光圣图行禅师

  上堂。月映寒潭。秋水共长天一色。岚披紫岫。落霞与孤鹜齐飞。境致依然。一点也颟他不得。情尘好处。六门焉敢自欺。卓拄杖下座。

  上堂。天晴地下干。落雨路上湿。尽是目前机。亦非心外事。嗟哉向道人。及至半途费。不若种田翁。通身没气息。有气息。黔中山楚中水。四海五湖王化里。迷时顶笠走千山。悟处归家是自己。咄。

  上堂。参禅参见性。学道学明心。念念归实际。时时勿外寻。撞碎无明窟。掀翻烂葛藤。直到不疑地。方得见家珍。且道。见后如何。良久云。饥来吃饭冷穿衣。闲时打坐倦时睡。

  偏桥云台净空明禅师

  上堂。盘山和尚道。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复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忘。复是何物。大慧老人云。白鹭下田千点雪。黄鹂上树一枝花。看他三大老。应时及节。提持个事。无非要人莫被声色境物所转。当下回光返照。识取根源。今日老僧。亦恁么举示。亦是要汝诸人当下回光返照。识取自己根源。还识么。良久云错。

  上堂。举真净和尚示众云。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脚头脚尾。横三竖四。北具卢洲火发。烧着帝释眉毛。东海龙王。忍痛不禁。轰一个霹雳。直得倾湫倒岳。云暗长空。十字街头廖胡子。醉中惊觉。起来拊掌呵呵大笑云。筠阳城中。近来少贼。乃拈拄杖云。贼贼。师云。当时真净老人。恁么提唱。大似眼空四海。傍视无人。可惜一众错过云台当日若类此数。正好还他劈面一咄。看他面皮。放在什么处。

  贵阳黔灵赤松领禅师

  蜀之潼川韩氏子。母谢氏。因世乱入黔。年十五。自喜出尘。遂入南望山。住静数载。因到九峰。参灵药和尚。药示参万法归一。后礼白云西识披剃。参敏树和尚发明。亲承印证。闭关三载。出辟黔灵开法。行化三十余年。道振黔地。湖海衲子。闻风翕集座下。得法者数十余人。集录五卷。已刻入大藏。师志始终黔灵故。门弟子为师。预建塔于本山之阳。

  上堂。杖笠随身。满谷白云关不住。蒲鞋着脚。沿途芳草衬人来。步步踏着实地。节节透出玄源。到者里。所以不惜丑拙。只得将从前撞着个无面孔老人分付底。无义味事。对众举扬去也。且道。如何是无义味事。良久。掷拂子下座。

  上堂。雪积千山玉。关河万里清。心光无可比。推倒戒墙行。何以故。事同一家。理源不二。得无漏学。戒定慧具。汝等还识菩萨心地法门么。抚尺一下云。谛听谛听。

  上堂。王宫一降指天地。漏泄郎当式太过。只为当年行七步。而今遍地走禅和。

  上堂。若道即心即佛。未免矢上加尖。若道非心非佛。亦是扬声止响。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着。落在今时。万象笼罩不住。千圣拽不回头。毕竟作么生道。良久云。轮王全意气。宝印自然尊。

  上堂。千载奇逢在一朝。了明大事始全超。虽然踏着还源路。及至深深更寂寥。所以道。祖道长远。久受勤苦。乃可得成。若既得成。举足便超千圣外。大千世界一毫端。

  上堂。本分宗乘越万机。一尘不立绝思惟。明明历历无边际。非佛非心更是谁。更是谁。却也奇。认着原来不是伊。即今人境分明句。翻身踏倒五须弥。且道。是甚么人行履。良久云。祖师心印铁牛机。

  上堂。元旦初过又上元。朗然一月印中天。好个未生前句子。了了分明在目前。上方本自光明满。世界有时月半边。今日黔灵移到此。人间天上共同圆。且道。圆个甚么。咄。

  小参。高高峰顶立。深深海底行。水穷山尽处。方识自家珍。诸昆众。今夜初入期。会值山僧炉鞴始开。钳锤新设。只要棒下知归。言前领略。稍有拟议。便错过了也。急须剔起眉毛。高着眼孔。向七尺单前。大死一回。直得冷灰豆爆。却来方丈里。通个消息。珍重。

  遍桥福云天机通禅师

  上堂。年年此日庆腊八。正觉山前花蕊发。瞿昙夜半睹明星。觑着两眼一齐瞎。打破者个关头。现出多少奇特。普观大地众生。俱具如来妙德。皆因背觉合尘。故尔轮?差别。今遇老僧指示。与众聊通一脉。若向者里会得。心佛同欣同悦。诚恐当面不识。犹似水中摸月。咄。

  黔南会灯录卷第二
收藏 分享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佛,意思是“觉者”。佛又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世尊。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 more
联系我们
  • 45-47 Auburndale Lane,Flushing, NY,11358,USA
  • 718-461-1052 (证仁法师)
  • wenmao68@hotmail.com
  • www.xifangju.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方居 -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Copyright © 2000-2017 Metropolitan Buddhist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