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2018-9-29 10:44 3796 0
简介
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卍新续藏第 85 册 No. 1591 黔南会灯录No. 1591-A 序  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以九年面壁。独契真机。只履西归。 ...

1591 85.P0227 黔南会灯录(八卷附续补)〖清·如纯辑〗


卍新续藏第 85 册 No. 1591 黔南会灯录

黔南会灯录卷第四

  习安天龙 如纯 辑

  临济三十四世天童第四代汉月下

  轮庵暌禅师法嗣

  习安云庵智量禅师

  古滇曲靖赵氏子。母张氏。寓黔之普安。礼清脱老宿芟染。后依了彻和尚具足。师因济众之心殷重。遂居习安莲社堂。苦行接待。数十余年。不改初志。后遇轮庵和尚游滇回。卓锡本堂。与师机缘相契。遂承付嘱。师先号云空。于是改号云庵。并易莲社。为狮子林。师愈接纳无倦。更建左寮。为大士阁。于上常居休老。僧问。如何是祖师意。师曰。庭前梨树开白花。僧云。某甲不会。师曰瞎。

  破山下石谷慧禅师法嗣

  平越龙山竹航海禅师

  上堂。路逢剑客须呈剑。非是诗人莫献诗。所以有时拈花。有时杜口。于是放行把住。彻便机宜。且道。不把不放一句作么生。口门窄极难为语。分付山前十里溪。

  上堂。提起线头。不过方寸。八臂擎天。丈量莫尽。放下钩竿。总没边拦。微尘里转妙玄。遍大千全放全收。度窍转关。更为重宣。梅萼圆柳叶尖。如不会。萨?唵。

  上堂。一身两只脚。十指八个丫。觌体亲切事。何如不会耶。遂召大众云。于此会得。不孤释迦。为汝明星刺眼。痛切吁嗟。

  佛诞上堂。常住世间不灭。今朝何谓初生。直饶周行七步。天上天下。惟吾独尊。也似虚空着楔。卖弄精灵。顾左右云。莫有知忤逆儿孙赞祝者么。时有僧一喝。师曰。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除夕小参。诸方此夜好盘桓。惟是虎归不说禅。茶罢直教寒向火。来朝庆节煮龙团。

  举赵州问一婆子。甚处去。婆云。偷赵州笋去。州云。忽遇赵州。又作么生。婆便与一掌。州休去。颂。好手手中呈好手。作家家里扬家丑。无孔铁锤相撞时。击得虚空颠倒走。

  云腹智禅师法嗣

  永宁中和会也省禅师

  上堂。无边刹海。不隔毫端。历劫前事。只在目前。汝等诸人还会么。倘若不会。烦木上座为汝等注破。拈杖云。毗卢楼阁姤君开。八面玲珑接善财。满目全施无尽藏。那个男儿肯自裁。喝一喝。

  上堂。诸仁者注心听取。拍膝一下下座。院主把住云。弟子得得请和尚说法。何得不说。师云。老僧奉戒。不蓄二物。便打退。

  上堂。开口不相涉。无言莫自瞒。若道无法说。隔去万重山。大家屋里事。岂在唇皮边。喝一喝下座。

  上堂。先圣道。离心意识参。绝凡圣路学。若存一念心。即白云万里。若道念佛。佛之一字。吾不喜闻。若道念法。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若道念僧。清净行者。不入涅槃。才有纤毫卜度。便是避溺投火。直饶当轩坐断。难免借路傍通。卓杖云。会么。历劫无影树。今朝没底靴。

  小参。破沙盆折脚铛。贵在儿孙运用。般若海涅槃心。惟求具眼撑持。猿啼鹊噪。共谈不二圆音。水流风动。齐扬如来真谛。正令当轩一句。如何断和。良久云。牧童岭上一声笛。惊起群鸦绕树飞。

  小参。先圣道。第一句荐得。与佛祖为师。第二句荐得。与人天为师。第三句荐得。自救不了。释迦老子。夜睹明星悟道。也只荐得第二句。三乘十二分教。一切修多罗。是第三句。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行棒行喝。尽力道去。也只在第三句窝臼里。头出头没。未有个道得第一句底在。若有道得第一句底。坐断天下人舌头。

  普阳金凤玉龙慧月眼禅师

  蜀之段氏子。参云腹和尚印证。出世辟贵阳之佛吼。镇宁之光明。普阳之金凤。终老。塔于本山之阳。

  上堂。拈起拄杖云。莲花产于淤泥。不被淤泥所染。拄杖子出自荆棘林。不被荆棘林所碍。人人脚跟下。有一段光明。辉天鉴地。耀古腾今。因甚么漆桶不快。还委悉么。卓一卓云。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

  冬日上堂。凛冽彤云弥布。长空碎玉筛屑。目前了无异色。惟有孤峰不白。蓦拈拄杖云。大众且道。拄杖子作何下落。寒山逢拾得。抚掌笑呵呵。

  上堂。惟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且道。是那一事。掷拄杖云。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有路透长安。喝一喝下座。

  解制上堂。三月调心。九旬白足。扇真风于红炉。穷玄辩于方寸。不促一念。岂涉三祇。要且人人脚跟点地。个个顶?具眼。若是直下承当得去。放行把住。全不由他。出入纵横。更非外物。顿教七穿八穴。东涌西没。步步踏着实地。心心契证平常。何必更上他人门户。觅甚么碗。还委悉么。布袋解开从君去。也须勤看水牯牛。掷拄杖下座。

  腊八上堂。明星突出。瞿昙脑裂。逢此时节。无法可说。唯有铁蒺藜。打断虚空舌。惊起陕府牛。吞却潭底月。山岑岑风烈烈。山色无非清净身。溪声便是广长舌。猿鸟无声空寂寂。云水相从尚未决。尚未决。踏着秤铊原是铁。

  上堂。悟得一万事毕。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如或不然。且待金凤点头。与汝诸人证据。

  上堂。三月调心。九旬炼性。诸兄弟。猢狲子捉败也未。若也未然。草鞋终被石头欺。

  上堂。不触事而知。金井栏边络纬啼。不对缘而照。明月堂前秋已早。统无边刹海。即是大圆觉地。十世古今。作个云水巴鼻。无处不是道场。与么来来去去。轻飘飘浮逼逼。芒鞋拟未动。神驰千万里。喝一喝下座。

  余山瑞禅师法嗣

  开州永兴渠山随禅师

  滇之晋宁李氏子。于鸡足碧云。礼效和剃发。依本山狮子林白云律主受具。参余山和尚印可。

  上堂。一海能纳万流。一山能兴万籁。一法能包万有。以拂子击禅床云。昨日山海会。在拂子头上。一毛孔中得去。故号大通智胜如来。试问大众。为甚么十劫坐道场。不得成佛道。良久拍膝云。家无小使。不成君子。

  上堂。向上一事。威音那畔绝形踪。空王殿上没消息。绝形踪没消息。踏碎毗卢顶上髻。惊起泥牛笑西风。石女空中品铁笛。有人问道是何宗。黄头碧眼难分析。咄。

  上堂。灵云陌上。桃唇方吐。醉里扶归醉里客。香严台畔。击竹声消。醒中识破醒中人。一个唤狗跳篱。一个牵牛入井。二家门头户尾。虽不相对。深堂奥室。尺寸一般。直饶声色界里。拾得鼻孔。怎奈视听难忘。双峰今日与诸人解黏释缚。将拂子拭座云。此色无色之色。击案云。此声无声之声。若有向无色无声处荐得。黄面老子。攒花簇锦。历代古锥。引蔓生枝。一时坐断。如龙归水。似虎回山。倘若华擘不开。失千里之神驹。迷万山之途辙。且看长老作么批判。拍膝云。峰高月冷云攒急。柳翠莺流走兔茫。木人接拍倾杯后。惊起鸳鸯四五双。

  平远南林钝峰运禅师

  西蜀渝城几水人。在黔贵阳。礼恒素披剃。依破智具足。参余山和尚印证。住滇之狮云龙华慧光黔之南林。后终龙华。

  上堂。目前无法。万象森罗。意在目前。千差万别。不是目前法。将谓别有。非耳目之所能到。见色闻声不用聋。夹山老汉恁么提持。山僧今日错下注脚。还有辩得宾主者么。于此辩得。方许坐断毗卢顶。不禀释迦文。擘开临济三玄。刬去曹洞五位。腾腾任运自在施为。倘或未然。莫将闲学解。埋没祖师心。

  上堂。有一人不上天堂。不入地狱。到处卖弄风流。放荡赤穷筋骨。独超天地之先。能为万象之主。诸人还会么。卓拄杖云。也是画蛇添足。

  上堂。喝一喝云。当锋宝剑。横吞百万魔军。肘后灵符。敛尽诸般杂毒。更有一只艾虎。蓦鼻牵来。山僧今日骑虎头。谁能踞虎尾。挥拂子云。屈原已跨碧鲸去。徒使龙舟竞汨罗。

  上堂。山僧有一机。拟议错过伊。龙门风雨急。游鱼不敢栖。若向十五日已前荐得。带水拖泥。十五日已后荐得。跛鳖盲龟。正当十五日荐得。南山起云。北山下雨。只如总不恁么时。作么生荐。以拂子击禅床一下。复击两下云。参。

  纯一源禅师法嗣

  思南海云无涯太禅师

  楚之尹氏子。剃染具足。印证俱纯师。纯寂后。师继席本山。次迁灵寿。后归本山休老。

  上堂。香严悟处。不在击竹边。俱胝得处。不在指头上。既不在击竹边。不在指头上。且道。在甚么处。试检点看。

  上堂。人间道月半。天上月正圆。年年此夕中秋节。岁岁今宵人共看。去年人到今年老。今年月似去年圆。今日海云恁么举示。即今若作时节会。埋没己灵。不作时节会。错过目前。毕竟作么生会。玉露清风秋夜冷。碧天云静水生寒。

  上堂。廿年遁拙海云。自把锄柄营生。饥来刍粟度日。寒时补破遮身。不会看经读教。祇图自了光阴。不拘佛法世法。总是不关我心。下座。

  上堂。穷玄究妙。眼里添沙。举古举今。馁人说食。一问一答。其道愈远。喝来棒去。转自颟顸。且道。总不恁么时如何。良久云。欲识圣心无倚处。白云时对雁行飞。上堂。本来现成。何须觅头觅尾。施为动转。无处不是本地风光。语默举措。一一皆从胸中流出。尘尘诸佛道场。刹刹普贤境界。所以衲僧本分。在处觌体全彰。既然如此。不落思惟一句。作么生道。水流黄叶来何处。牛带寒鸦过远村。

  语嵩裔禅师法嗣

  黔西东山开元嵩目宗禅师

  蜀之重庆綦江陈氏子。参语嵩和尚印可。辟东山行化。终老。塔于本山寺侧。世寿七十八。僧腊四十余。

  上堂。即心即佛。眼里添钉。非心非佛。无绳自缚。总不恁么时。蹋翻生死窟。大地没遮拦。那更有拘束。到处随类化身。一任兴歌作舞。还有总不恁么者么。良久云。切忌补疮挖肉。

  德山书至。上堂。师拈书云。汝等诸人。还识得此个音问来处么。若识得来处。便知我本师用处。同日月以高辉。亘古今而不磨。如天普盖。似地普擎。务使真风永扇。祖道日新。正眼流通。心灯续焰。绵绵密密。祖祖相传。乃子乃孙。长年不坠。虽然以此说话。未免遭人检点。且超宗越格一句。又作么生。拈拄杖云。符到奉行。

  上堂。暑往寒来。风吹日炙。地迥天高。雷轰电击。于中荐得。生死事毕。其或未然。切须努力。大众且道。努力个甚么。千圣莫能攀。祖佛趁不及。

  上堂。举孚上座问鼓山云。父母未生前。鼻孔在甚么处。山云。父母今生也。鼻孔在甚么处。孚不肯云。你问我。山云。父母未生前。鼻孔在甚么处。孚摇扇而已。师云。二老虽是各展家风。徒逞己长。检点将来。未免伤锋犯手。若是九龙。又且不然。有问。父母未生前。鼻孔在甚么处。只向伊道。看取眼下。且道。与古人相去多少。顶?具眼者。试辨别看。

  上堂。明明天青地白。个个眉横眼上。要且自己不识。无端随波逐浪。累他释迦老子。六载因成榜样。蓦地夜睹明星。赤珠原来在掌。所以道。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祇因妄想执着故。不能证得。大众。且作么生说个证得证不得的道理。良久云。切忌妄想。

  上堂。今朝正月初一。好个太平消息。五云扶日丽中天。淑气融和敷大地。碧潭深处鱼化龙。草木香腾鸟声碎黄童。白叟尽欢呼。林下道人无别谓。以杖召众云。杖头春暖日初长。共祝吾 皇万万岁。

  上堂。年年腊八日。尽道世尊悟道之期。殊不知。正是世尊迷却时节。何以故。人人眼横额下。夜夜明星在天。自古迄今。无不尽知尽见。却于此夜。忽睹明星。打失眼睛。便乃三叹。奇哉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祇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正眼看来。世尊大似当面热颟。好与三十拄杖。只如不妄想执着。又且证个甚么。还有见得彻底。试出来。与世尊雪屈看。如无。一并打入黑山鬼窟里去。山僧不是压良为贱。且要赏罚分明。

  上堂。明珠在掌。高悬日朗。有求即失。无念堪赏。东楼念赞。西寺鼓响。全开大施门。岂肯避来往。蓦遇通人携便归。一声长啸出尘壤。

  上堂。祖祖祖遭他苦。佛佛佛自成屈。四十九年没交涉。少林面壁成何物。古今多伎俩。祥麟一无措。以拄杖画○云。寻常拈个金刚圈。天下衲僧跳不出。

  众玄士请上堂。玄玄玄。木人口里谩传言。道道道。石女怀胎堪自笑。分明说与地行仙。休将毒火埋神灶。炼得泥丸唤作丹。灵明已失天然窍。饶经八万四千劫。依旧落空王所考。黄金丧尽髑髅干。须入荒田不拣草。然虽如是。不遇大医王。几个知天晓。汝等要识入荒田不拣草么。龙从火里出。虎向水中生。

  上堂。撞破五更钟。开门霜正浓。通身无暖气。劈面日头红。寒烟脱尽光明表。处处青山展笑容。

  上堂。世尊不说说。迦叶不闻闻。希有诸比丘。所吐皆实义。非语默之所识。非色相之所见。花开世界起。充满诸国土。收摄在毫端。一切不思议。

  上堂。春日交多时。风和暖气微。长生草渐长。遍界香云飞。大众。今日祥麟不合恁么道。大似流言俗语。未免自己灭却半边鼻孔。汝等欲得相救。直须识取那半边始得。且道。是那半边。喝一喝云。日月任流迁。乾坤无更改。

  上堂。十五日已前。风不鸣条。十五日已后。雨不破块。正当十五日。金吾不禁夜。歌笑满山城。家家门首一轮月。一灯迥出百千灯。灯灯发焰。光遍法界。照通今古。相续不断。以致鳖鼓沿门打。龙笙昼夜吹。聋蒙皆唤惺。拄杖岂久停。因甚如此。正令当台。风行草偃。

  辟黔西东山开元禅院。落成上堂。东山乍住没情思。手把云锄恨日迟。坑坎高低平似掌。荆蓁蔓草悉除之。晚来独坐一天月。困重如山梦不知。寒夜尽晓风吹。翻身笑倒老顽皮。且道。笑个甚么。花开花落蛮烟地。今日翻成古佛基。

  上堂。死句与活句。淑气盈天地。草木怀香出。山河增秀丽。正恁么时。三世诸佛。历代祖师。谈玄谈妙。说是说非。虽是为人赤心片片。无乃海底扬尘。东山今日。一时拈却。难免眼里添沙。汝等还归。自作主宰。岂不丈夫。然虽如是。八十老翁入场屋。真诚不是小儿戏。

  上堂。元旦才过。又经月半。灯月交辉。人景欢忭。致令钟鸣鼓响。全彰祖佛家风。烛灿炉红。廓示人天眼目。不用再三思惟。便请单刀直入。

  立僧上堂。打坐成佛。赚尔多时。磨砖作镜。一场败阙。开元院里。无此间家具。杖头有斤两。寻常间不敢擅加鞭䇿。喜今晴空散。彩日丽中天。庭前翠竹长新篁。池畔荷钱开碧眼。野色且无山隔断。天光常与水相连。遂拈杖云。等闲踏倒上头关。看取神驹时出厩。

  上堂。东君传正令。一一报当人。冰河未卷三千浪。四海已回雨露新。勿他驰。须自亲。顶门具眼照通津。家家有片无方地。急着精神昼夜耕。且道。耕后如何。甜瓜彻蒂甜。苦瓜连根苦。

  上堂。清净比丘。不上天堂。破戒比丘。不入地狱。善哉大施门。诸佛之捷径。汝等要行便行。要住便住。马鞍桥。作不得阿爷下颔。

  上堂。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毕竟是个甚么。若人向者里。着得一转语。未免胡张三黑李四。徒自乱噇。直饶踏倒天关。掀翻地轴人来。也只作得他家奴婢。亦不敢鼓唇弄舌。且道。他是何人。良久云。久经霜雪无人识。一日堤杨挂绿袍。

  上堂。今朝雨苏物润。忽然云散长空。乃世尊成道之日。亦诸人证果之时。山僧把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昆虫草木。一切有情无情。捏作一团。如芥子许。掷在拄杖头上。放光动地。照彻无量无边微尘刹土。于一一刹土中。各现无量无边身相。说无上妙法。令汝等各各得证如来智慧德相。立地成佛去。汝等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始笑世尊。刮龟毛于木人背上。截兔角于石女腰间。其或未然看取。山僧眼里添沙。遂拽杖下座。

  上堂。挝鼓上堂。一等直截。虚空迸破。出广长舌。满眼满耳充遍。一一骑声盖色。纵横洞达本无欺。终日为人长斫额。灵明识得笑归来。尤落峰前第二月。如何是第一月。卓杖云贼。

  上堂。金不博金。水不洗水。饮犊到溪边。分明嘴斗嘴。

  示众。柴门朝启春无际。玉树银花牵蝶至。千山万里一般同。填沟塞壑无人会。良久云。纵饶会得。也是眼里沙耳里水。

  小参。举赵州因南泉曰。今时须向异类中行始得。赵州曰。异即不问。如何是类。泉以两手拓地。州近前一踏踏倒。却向涅槃堂里叫曰悔悔。泉令侍者问。悔个甚么。州曰。悔不更与两踏。师曰。南泉刻木成文。赵州错加点画。二老虽是有放有收。有纵有夺。子细看来。未免遭人检点。当时若问如何是类。但指露柱云。这瞎驴。试看赵州如何下脚。

  贵筑双林报恩嵩眉海禅师

  上堂。春风微动。百草萌芽。未曾出土。遍界生发。道人活计。切勿随他。若有个汉。向未萌未动之先。不容一丝毫头。为缘为对。方是本分作家。不然。双林为你诸人。重添??。以拄杖卓一卓下座。

  上堂。大道洞明。本无难易。跳下禅床。两脚踏地。独步大方。纵横无忌。虽然如是。只恐有人问。如何是祖师意。切忌切忌。

  上堂。说戒又说法。眼里重添沙。无法亦无戒。切忌虚捏怪。当机正眼明。一切自圆成。且道。成后如何。良久云。龙归大海波涛静。云到苍梧意气闲。

  黔南会灯录卷第四
收藏 分享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佛,意思是“觉者”。佛又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世尊。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 more
联系我们
  • 45-47 Auburndale Lane,Flushing, NY,11358,USA
  • 718-461-1052 (证仁法师)
  • wenmao68@hotmail.com
  • www.xifangju.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方居 -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Copyright © 2000-2017 Metropolitan Buddhist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