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部~憨山大师梦游全集五十五卷

2018-10-13 06:53 17748 0
简介
第 1634 部 第155册~第156册 憨山大师梦游全集五十五卷 侍者福善日门人通炯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一  康居国会尊者像赞寄憨山大师(并序)  三国为英雄之聚。慈悲般若。无有人。而康祖一锡浮江。三称如来。两目流血 ...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六
  法语
  示归宗坚音慈长老行乞庄严佛土
  匡山金轮峰顶。有释迦如来舍利。乃法身常住之地。从昔诸祖。建大法幢。先后三十七人。其闲发明心地。超脱生死。不知其几。是知兹山之灵。诚震旦之只桓。西江之鹫岭也。法运迁讹。与时升降。以致琳宫梵宇。委堕荒蓁。往紫柏大师。游履其地。志兴复之。精诚冥感。枯树回荣。兆亦奇矣。于是有弟子法湛果公。志存绍述。誓图鼎新。坚强不拔之愿。如康会之求舍利于建初也。未几。果感 今上赐御藏以镇山门。时则舍利出现。大放光明。山川震吼。草树呈祥。诚末法希有胜事。老人于丙辰秋。自南岳来礼如来舍利。瞻依奇绝。俯仰兴怀。但见殿阁庄严。大有未备。若中道而馁。无异昔在荒蓁也。岂龙神呵护之意乎。以本发心檀越邢来慈者。愿大而力弱。是在吾徒沙门释子之责。故劝坚音慈公。发广大心。作难遭想。当布五体舍四大以作庄严。况有十方昔在灵山受嘱之宰官居士愿王在。何不普请群集。以成就胜事。庶不负慈父之以家业托也。慈公闻说。大生勇猛。乞老人一语以为前茅。老人笑曰。无庸此也。法界海会。莲华藏中。无边佛刹微妙庄严。尽在大心菩萨一念中现。圆满具足。无欠无余。全在一念感发之力。正如弥勒楼中含摄无量佛刹。所以善财至前而不见者。要假大士弹指之力耳。是则老人之言。如向阁前一轻弹指。其庄严佛土。但肯开门。一时顿现。又何假余力哉。公往矣。幸无怠。
  示王自安居士舍子出家
  新都王自安居士。有子应辰。幼业儒。一日思生死事大。发心出家。遂自剪发走匡庐。礼云中敬堂和尚。丙辰夏。予自南岳来兹山。居士访子。至以天属至情有难割爱者。予因而示之曰。举世父母所望于子者。欲其荣名显亲也。故以三牲五鼎之养为尽孝。殊不知养愈厚。苦益深。是累其亲非真孝也。故吾佛世尊。薄金轮而不为。舍父母。弃王宫。苦行于雪山。六年成道。为三界尊。人天之所宗仰。苟不舍至贵。割大爱。何以博长劫不朽之业乎。故称之曰。大孝释迦尊。累劫报亲恩。此非以了悟无生。普度众生为报地乎。佛说大戒。首曰孝名为戒。谓孝顺父母。孝顺师僧三宝。孝顺至道。孝顺一切众生。故真学佛行者。将视一切众生。为己多生父母。岂一生之亲而不报乎。第恐出家不知其本也。今若子以志悟无生为根地。若果决其志。不唯报有余。即养亦有余也。世之所谓孝者。将以功名博牲鼎养以娱亲也。功名见制于造物。牲鼎有待于所遇。无论得之而资苦。且举世求之而未必尽得。得之而未必能享。抑有功名而不禄者。亦有父母不能待者。亦有待之而不乐者。以其听命而不由己也。今有志于大道者。求之在我。享之亦在我。操必得之策。怀至乐之养。此难与世俗比也。居士能舍其子听其志。自今已往。若子既潜形于山谷。居士亦谢尘缘。从子于山中。既能割爱。又能超尘。有所乐地。即草衣木食。而锦绣甘旨不易也。其父子日夜惟道是念。朝参暮叩。即斑衣戏彩无加也。水流风动。经声佛号。非繁弦急管可厌也。明灯清香。昏晓不断。非腥膻臭秽可比也。千丈寒岩。三闲芽屋。视高堂广厦卑卑也。父子相度。共成无上之道。享不世之荣名。此必得之事也。其视一官之封。一言之褒。而不能必者。又如云泥天壤矣。居士所舍者小。而所博者大。若子所逆者薄。而所顺者厚矣。岂不为世之大孝乎。居士欣然奉教。请铭名。愿执为弟子。老人命之曰福至。言其福自今而至也。字曰大来。谓所舍者小。所来者大矣。故书此以为若子法门劵。
  示灵源觉禅人
  禅人住庐山归宗有年。谓自知根器下劣。不能一超直入。但发愿愿此生尽命诵妙法莲华经万部。请乞证盟。未审此行与参究工夫同异何如。愿闻示诲。老人因示之曰。诸佛说法。譬如食蜜。中边皆甜。本无取舍差别。但由学人欣厌不同。故有异耳。所以吾佛出世。特为开示众生一大事因缘。祖师西来。直指单传。亦只令人了悟此一大事因缘。所言一大事者。即指众生本有之自心。名为佛性种子耳。是知经乃佛所开示之路。禅乃欲人循路而行。持经而不悟心。与参禅而不见性者。总非真行。六祖云。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持经与参禅岂有二耶。是在学人坚持久长不拔之志。持经即参究。参究即持经。所以经中佛意。若求末世持经之人。斯岂求循行数墨者耶。古人参究。必拌三十年苦心。今经万部。非三十年不足。禅人苟能持此一念三十年住山不异。佛祖定为摩顶安慰矣。但辨肯心。必不相赚。切不可作二法会也。
  示蕲阳宗远庵归宗常公
  常公有志向上事。专持法华经。闻老人至匡山。匍匐而来。相见于东林。自陈诵法华经。于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道于众生。于此怀疑。不知如何是一乘。如何是方便假名。愿垂开示。老人谓之曰。所云一乘者。乃一切众生之本心。吾人日用现前知觉之自性也。以此心性。是一切圣凡之大本。故说为乘。乘者是运载义。故曰。三界上下法。唯是一心作。除此心外无片事可得。即吾人日用六根门头。见闻不昧。了了常知。不被尘劳妄想之所遮障。光明普照。灵觉昭然。即此一心是佛境界。则运至于佛。若以此心广行六度。摄化众生。不见有生可度。亦不见有佛可成。如是一心。即菩萨境界。则运至菩萨。即以此心观诸四谛。能断爱染烦恼苦因。高超三界证寂灭乐。如此便是二乘境界。则运至二乘。若以此心精修梵行。四禅八定。则是四圣四禅境界。则运至梵天。能修十善断上品恶。则感六欲诸天境界。则运至诸天。若迷此一心。恣杀盗淫。断佛种性。则感三途剧报。则运至三恶道中。是故佛说三界唯心。除此一心。无片事可得。唯此一事。更无余事。故说一乘。非此心外。别有一法可说也。若心外有法。是为外道邪见。非正法也。若了此心。则知三贤十圣。及一切众生。皆一心之影响。道是假名。则知佛所说三乘十二分教。随机施设。皆是假名。引导众生。元无实法与人也。种种方便。皆为开示此心。不是更有异法为众生说也。不唯佛是方便。即末后拈华。迦叶微笑。及达磨西来。单传心印。亦是方便。所言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若言直指早是曲矣。末法学人。不达自心。专向外求。到底绝无真实受用。及有志参究向上事。不知本来无法。不了自心一味真实。更要别求[糸-八]妙。如此用心。不唯正眼不明。抑且堕落外道邪见。名虽学道。不知翻成地狱种子。岂不哀哉。老人尝谓学人直贵真实用心。自净烦恼习气。业识种子。破得一分业识。便露一分佛知见。达一分佛境界。断得十分业识。便是十分佛境界。岂有心外别将巧法。逗凑将来。可为佛境界乎。禅人更莫狐疑。但只了知自心即是一乘。若悟诸法但有假名。便是真实工夫。直须一切处不迷。如此著力做工夫。不必更作一种思量较计。都是邪见种子也。
  示古愚拙禅人
  古愚禅人。自浮梁来参金轮。请益做工夫。老人因问。汝日用如何用心。答云。作唯心观。又问汝作观时。还见有境否。答曰。到这里总不见有境。老人曰。既不见有境。将什么唯心。禅人曰。某甲只是不忘能。老人曰。汝说唯心。是以知见做工夫。其实未达唯心境界。古德云。未达境唯心。起种种分别。达境唯心已。分别即不生。汝于现前境界。还生分别否。若作观时。似乎忘境。逢缘依然分别。逐境生心。如此捺硬说唯心。终是不得实证。纵是忘得前境。若执著唯心。则是不能忘心。乃忘所未忘能。故心境不得混融。是名智碍。况未得忘境。强说唯心。以作实法者乎。古德云。丝毫未透。如隔千山。直饶做到心境两忘。一法不立。犹知见边事。况以思惟心。作究竟想。岂不为自瞒者乎。禅人今去南岳万峰深处。谛观水流风动。鸟语山光。触目盈耳。了无身心世界之相。打成一片。只这唯心二字。亦须抛向十方世界外。更有事在。若堕唯心窠臼。依然无出头分。
  示袁公寥
  佛言蠢动含灵。皆有佛性。传曰。人可以为尧舜。由是而知灵觉之性。物之本也。人莫不具。窃观古今生人。豪杰不少。而圣贤不概见者。何哉。盖以习染之偏。随情逐逐而不返也。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苟能自求知。则圣不难矣。故曰自知者明。以不自知。故迷日厚而心日昏。苟有豪杰之士。塞情而复性。则圣可期。而事业当垂不朽矣。佛之十戒。孔之四毋。禅之一心。皆复性之要。有志之士。可不勉哉。袁子道生。今素亮者。往通问予于曹溪。知为上根利器。及予过匡山。生远候予。见其所赋。骨奇性敏。但习重而气高。故但任习而不见性。苟能奋力远情复性。则不骄不背。不逆寡。不雄成。则器广而不溢。志坚而不移。心冷气消。则可坐进此道矣。圣贤可期。况事功乎。老人爱之。示究心之法。大似圯上之敝履耳。因字之曰公寥。冀其日淡于爽口也。
  示参禅切要(径山禅堂小参)
  禅门一宗。为传佛心印。本非细事。始自达磨西来。立单传之旨。以棱伽四卷印心。是则禅虽教外别传。其实以教应证。方见佛祖无二之道也。其参究工夫。亦从教出。棱伽经云。静坐山林。上中下修。能见自心妄想流注。此实世尊的示做工夫之诀法也。又云。彼心意识。自心所现。自性境界虚妄之相。生死有海。业爱无知。如是等因悉以超度。此是如来的示悟心之妙旨也。又云。从上诸圣。转相传受。妄想无性。此又的示秘密心印也。此黄面老子教人参究之切要处。及达磨示二祖云。汝但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此达磨最初示人参究之要法也。传至黄梅求法嗣时。六祖刚道得本来无一物。便得衣钵。此相传心印之的旨也。及六祖南还示道明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阿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此是六祖第一示人参究之的诀也。是知从上佛祖。只是教人了悟自心。识得自己而已。向未有公案话头之说。及南岳青原而下。诸祖随宜开示。多就疑处敲击。令人回头转脑便休。即有不会者。虽下钳锤。也只任他时节因缘。至黄檗始教人看话头。直到大慧禅师。方才极力主张。教学人参一则古人公案。以为巴鼻。谓之话头。要人切切提撕。此何以故。只为学人八识田中。无量劫来恶习种子。念念内熏。相续流注。妄想不断。无可柰何。故将一则无义味话。与你咬定。先将一切内外心境妄想。一齐放下。因放不下。故教提此话头。如斩乱丝。一断齐断。更不相续。把断意识。再不放行。此正是达磨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的规则也。不如此下手。决不见自己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在公案语句上寻思。当作疑情。望他讨分晓也。即如大慧。专教看话头。下毒手。只是要你死偷心耳。如示众云。参禅惟要虚却心。把生死二字。贴在额头上。如欠人万贯钱债相似。昼三夜三。茶里饭里。行时住时。坐时卧时。与朋友相酬酢时。静时闹时。举个话头。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只管向个里看来看去。没滋味时。如撞墙壁相似。到结交头。如老鼠入牛角。便见倒断也。要汝办一片长远身心。与之撕挨。蓦然心华发明。照十方刹。一悟便彻底去也。此一上是大慧老人寻常惯用的钳锤。其意只是要你将话头堵截意根下妄想。流注不行。就在不行处。看取本来面目。不是教你向公案上寻思。当疑情。讨分晓也。如云。心华发明。岂从他得耶。如上佛祖一一指示。要你参究自己。不是向他玄妙言句取觅。今人参禅做工夫。人人都说看话头。下疑情。不知向根底究。只管在话头上求。求来求去。忽然想出一段光景。就说悟了。便说偈呈颂。就当作奇货。便以为得了。正不知全堕在妄想知见网中。如此参禅。岂不瞎却天下后世人眼睛。今之少年。蒲团未稳。就称悟道便逞口嘴。弄精魂。当作机锋迅捷。想著几句没下落胡言乱语。称作颂古。是你自己妄想中来的。几曾梦见古人在。若是如今人悟道这等容易。则古人操履。如长庆坐破七个蒲团。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似这般比来。那古人是最钝根人。与你今人提草鞋也没用处。增上慢人。未得谓得。可不惧哉。其参禅看话头。下疑情。决不可少。所谓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只是要善用疑情。若疑情破了。则佛祖鼻孔自然一串穿却。只如看念佛的公案。但审实念佛的是谁。不是疑佛是谁。若是疑佛是谁。只消听座主讲阿弥陀佛。名无量光。如此便当悟了。作无量光的偈子几首来。如此唤作悟道。则悟心者如麻似粟矣。苦哉苦哉。古人说话头如敲门瓦子。只是敲开门要见屋里人。不是在门外做活计。以此足见依话头起疑。其疑不在话头。要在根底也。只如夹山参船子。问云。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山拟开口。师便一桡打落水中。山才上船。师又云。道。道。山拟开口。师又打。山大悟。乃点头三下。师曰。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若是夹山在钩线上作活计。船子如何舍命为得他。此便是古人快便善出身路也。在昔禅道盛时。处处有明眼知识。天下衲子参究者多。到处有开发。况云。不是无禅。只是无师。今禅家寂寥久矣。何幸一时发心参究者多。虽有知识。或量机权进。随情印证。学人心浅便以为得。又不信如来圣教。不求真正路头。只管懵董做。即便以冬瓜印子为的决。不但自误。又且误人。可不惧哉。且如古之宰官居士。载传灯者。有数人而已。今之尘劳中人。粗戒不修。浊乱妄想。仗己聪明。看了几则古德机缘。个个都以上上根自负。见僧便斗机锋。亦以自己为悟道。此虽时弊。良由吾徒一盲引众盲耳。老人今遵佛祖真正工夫切要处。大家商量。高明达士。自有以正之。
  示董智光
  董生斯张。生长富贵之室。早发求出生死之心。盖夙习般若胜缘内薰之力也。先参云栖大师。授净土法门。顷参老人于双径。愿受优婆塞戒。且自发露罪业深重。愿求出苦之要。用何修习以灭罪愆。老人因示之曰。学人即知罪根深重。古德教人随时消旧业。切莫造新殃。佛为业重众生。开忏悔一门。最是出苦方便。偈曰。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是为正行。此外皆助方便也。众生自性与佛平等。本来无染。亦无生死去来之相。但以最初不觉。迷本自性。故号无明。因无明故。起诸妄想。种种颠倒。造种种业。妄取三界生死之苦。是皆无明。不了自心。随妄想转。如人熟睡。作诸恶梦。种种境界。种种怖畏。众苦难堪。及至醒来。求梦中事了不可得。是故众生堕在无明梦中。随妄想颠倒。造种种业。自取诸苦。醒眼看来。诸颠倒状岂可得耶。即今现在无明梦中。如何能得消旧业。须是以智慧光照破无明。的信自心本来清净。不被妄想颠倒所使。则诸业无因。以妄想乃诸业之因也。此何以故。由无始来迷自本心。生生世世以妄想心造种种业。业习内积八识田中。以无明水而灌溉之。令此恶种发现业芽。是为罪根。一切恶业从此而生。今欲旧业消除。先要发起大智慧光。照破无明。不许妄想萌芽。潜滋暗长。若能于妄想起处一念斩断。则旧积业根当下消除。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觉照稍迟。则被他转矣。若能于日用起心动念处。念念觉察。念念消灭。此所谓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以无明黑暗。唯智慧能破。是谓智慧能消除也。若昼夜不舍勤勤观察。不可放行。但就妄想生处。穷究了无生起之相。看来看去。毕竟不可得。久久纯熟。则自心清净无物。无物之心是为实相。若常观此心。又何妄想可容积业可寄耶。如此用心。是名观照三昧。若自心烦恼粗重。无明障处不自觉知。如此则古德有教学人参究。即将念佛审实公案。正当著力。提起一声佛号。横在胸中。即便审究这念佛的毕竟是谁。如是随提随审。并不放空。将此疑团。横在胸中。如己命根。更不放舍。一切动静闲忙去来坐立。唯此一事。更无余事。如此用心才见妄想起时。就将此话头一拶。则当下粉碎。一切妄想。自然扫踪灭迹矣。以此话头。如日轮当空。无幽不照。只恐心力懈怠。不肯著实提撕。故不能敌妄想耳。若敌得。妄想消处。便是旧业消灭时也。舍此一著。便向心外别求。则诸佛出世。亦无忏悔处。此在自力。非他力可代也。若恶习强胜力不能敌者。在昔佛有明诲。若修行人。习气不除。应当一心诵我无为心佛所说心咒。此实格外方便也。以各人藏识潜流。习气深厚。智力不到。不到之地。必须仗佛心印。以密破之。譬如难破之贼。必请上方之剑。此须早晚二时。自取方便。唯以参究工夫。为第一义耳。老人以此指示。大似与盲人拄杖子。其实行在己躬。非师友可代也。以居士志归法门。故名之曰福觉。要以觉照为行本也。字之曰智光。非智慧光。又何以破痴暗耶。但须觉照不昧。智光现前。便是了业障出生死之时节也。
  示闻汝东
  维摩居士。住毗耶离城家居。尽屏所有。独寝一室。以示疾说法。即文殊等三十二大士。穷其舌辩。不能当杜口一默。此从古在俗第一善作佛事者也。老庞尽散家资。从马祖得西来大意。乃云但愿空诸所有。切勿实诸所无。此又善学维摩者也。汝东居士。其以二老作知识乎。
  示径山堂主幻有海禅人
  佛祖一心。教禅一致。宗门教外别传。非离心外。别有一法可传。只是要人离却语言文字。单悟言外之旨耳。今参禅人。动即呵教。不知教诠一心。乃禅之本也。但佛说一心。就迷悟两路说透。宗门直指一心。不属迷悟。要人悟透。其实究竟无二。如来藏中。求于去来迷悟生死了不可得。此岂属迷悟耶。二祖云。觅心了不可得。六祖云。本来无一物。即般若无五蕴根尘识界。及出世三乘之法也。以无所得故得菩提。与觅心了不可得。岂二法耶。是知教说一心。所多者凡情圣解耳。参禅顿破无明。是绝凡情也。悟亦吐却。是绝圣解也。斯则禅呵知解。而教未常不呵也。今参禅人从教回心者。不能忘知绝解。提话头不能忘情绝迹。皆在所呵。何其毁教谓不足取耶。今弃教参禅者。果能先解本无凡圣。不属迷悟。是为见地。依此参究。当人一念。若存丝毫情见。及[糸-八]妙知解。总是未透。皆生死边事。岂可便以为得耶。今无明眼知识印证。若不以教印心。终落邪魔外道。但不可把佛说的语言文字。及祖师[糸-八]妙语句。当作自己知见。必要参究做到相应处。如经云。一切烦恼。应念化成无上知觉。如此便是顿悟的样子。不得将烦恼习气。夹杂知见。当作妙悟也。亦不是别有。只是消尽烦恼习气。露出本来面目耳。故云。悟了还同未悟时。依然只是旧时人。不改旧时行履处。岂不见夹山未见船子时。上堂。有僧问如何是法身。山云。法身无相。又问如何是法眼。山云。法眼无瑕。是道吾在座。不觉失笑。既见船子后。道吾遣僧往问。如何是法身。山仍曰。法身无相。又问如何是法眼。山仍曰。法眼无瑕。僧回举似道吾。吾云。这汉此回方彻。此便是伶俐座主。弃教参禅的样子也。海堂主久亲教乘。今弃所习。单求向上一路。且看夹山前后两转语一般。道吾为甚肯后不肯前。试看不肯在甚处。肯在甚处。这里定当得出。管取教意祖意。一齐吐却。他日便可把一大藏教。一口吸尽。字字化成光明藏也。葛藤不少。珍重珍重。
  示径山西堂灵鉴智禅人
  承教有言。一切法不生。我说刹那义。初生即有灭。不为愚者说。古德云。悟无生者。方见刹那。然既悟无生。又何有刹那之可见。若见有刹那。则非悟无生。今何云悟无生者。方见刹那。是则无生刹那。一耶异耶。佛依不生说刹那。则非异矣。祖师云。悟无生者。方见刹那。则无生刹那。又非一矣。若离一异求之。则无生意亦系驴橛矣。沩山云。今人一念顿了自心。名之为悟。即以所悟净除现业流识。是名为修。然流识者。谓微细生灭。即刹那心也。言悟后而修。则是悟而后见也。且悟后方见刹那。则前悟者非真无生明矣。今参禅提话头。虽云著力。而微细生灭。流注潜行。如石压草。黯然不见。若不断生灭。如何得悟无生。若非无生。又何以敌生死。若悟而后见。则世尊依刹那而说无生。又为剩法矣。西堂饱餐教义。今弃所习。单提向上一路。于此试定当看。但不可作义理和会。亦不可向意解中求。能于一念刹那中顿见无生。则佛祖鼻孔。一串穿却。
  示知希先山主
  山主久栖讲肆。从少林参诸祖机缘。今尽屏所习。单提向上一路。吊影双径。适老人来。因拈香请益。老人示之曰。此事人人本无欠缺。圆满具足。所以日用不知。不得受用者。直为无始恶习种子。积劫熏染根深。已是难拔。今又新熏言教文字。祖师公案。种种知见。更增一重障碍。虽要求明自己。转求转远。此何以故。只为昧却自己。向他取觅耳。以积生烦恼习气。名烦恼障。[糸-八]妙知见。名所知障。若二障消除。本体自现。今参究向上事。先要将从前所学一切文字语言[糸-八]妙道理。名为杂毒。尽情吐却。单提本参话头。重下疑情。斩断妄想烦恼根源。使内不得出。外不得入。前后际断。中闲自孤。只有一个疑团。作自己命根。疑到疑不去。用力不得处。一觑觑定。看他毕竟是个甚么。看来看去。拶来拶去。自有倒断时也。但存丝毫知见。于中便隔千里万里。但看初祖云。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便是归家第一条路也。若心不肯死。疑不切当。则千生百劫。终在途路耳。山主但将精神收向此中。管取他日得处。定不是之乎者也可到。万万勉之。
  示嵩璞恩山主
  古德教人参禅做工夫。先要内脱身心。外遗世界。一切放下。丝毫不存。单提一则公案话头。如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或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或审实念佛的是谁。随举一则横在胸中。如金刚王宝剑。将一切思虑妄想。一齐斩断。如斩乱丝。内不容出。外不容入。把断要津。筑塞咽喉。不容吐气。如此著力。一眼觑著。这提话头的毕竟是个甚么。如此下疑。疑来疑去。疑到心如墙壁一般。再不容起第二念。才有妄想潜流。一觑觑见。便又极力提起话头。再下疑情。又审又疑。将此疑团扼塞之。心念不起。妄想不行时。正是得力处。如此靠定。一切行住坐卧。动静闲忙中。咬定牙关。决不放舍。乃至睡梦中。亦不放舍。唯有一念话头。是当人命根。如有气死人相似。如此下毒手撕挨。方是个参禅用工之人。用力极处。不计日月。忽然冷灰豆爆。便是大欢喜的时节。若悠悠任意。一暴十寒。恐终无得力时也。山主有志向上事。当以此自勉。
  示乘密显禅人
  学人日用。观四大如影。观目前如梦事。观心如急流。观动作如机关木人。观声音如谷响。观境界如空华。作是观时。无我我所。无动我者。无作为者。去来坐立。无起无止。应念无生。是名入无诤三昧。
  示昙衍宗禅人
  宗禅人少游讲肆。习性相义。久之以不见自性。起疑参究。有日。未有所入。遇老人至双径。拈香请益。因示之曰。古人云。不贵子行履。只贵子见地。所言行履者。趣进工夫也。见地者。了达自心为行本也。行本不明。则趣操失旨。故参学之士。以见地为先。所言见地者。乃的信自心。本来清净了无一物。不独凡情。圣亦不立。但因无始无明。自蔽妙明。故起种种颠倒。妄想分别。造种种业。譬如醒人无事。而忽于睡中。作种种梦。梦中苦乐等事。宛然现前。及至觉来求之。了不可得。是谓无中生有。岂实法耶。但痴人颠倒。执为实有。此乃见不彻也。及佛出世说种种法。乃破梦之具耳。亦无本也。而学佛法者。又执为己实有之法。此乃梦中增梦耳。今参禅之法。无别妙诀。直是打破梦想颠倒。若了知本无。的信自心清净无物。则达妄想非有。了妄不有。则知佛法破妄想者。亦本非有。佛法是药。妄想是病。若药病不立。则本体安然。如此则知药病皆病。今参究所提古人无字公案。乃攻药病之药也。是谓以毒去毒。若知本无物。则参之一字。又下一毒也。岂可将此作[糸-八]妙会耶。若不信自心。纵参亦是误服毒药。禅人能信之乎。当于一法不立处参。
  示顾山子
  予居双径之寂照。居士顾山子来参。扣其业。曰事形家。次至化城。因指点山水。谈造化之精妙。超乎形气。盖得其精而遗其粗者。因诘之。谓尝见悟一篇。是篇乃予门生周子所述。予尝序之曰。一乃万物之本。造化之蕴也。故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圣人得一以为天下正。正则不滑于邪。而固其本也。然人与物。理与气。心与形。均一也。一得而众理归之。语云。识得一。万事毕。故吾徒参[糸-八]之士。必曰。万物归一。一归何处。斯则归一可知。一之所归。则不可知也。今夫人者万务交固。万虑攻心。纷纷扰扰。竟莫之宁。乃不识一之过也。居士既能观天地造化之归一。而不识身心性命之归一。是知二五而不知为十也。苟知性命之归一。则万化备在于我矣。可不务哉。
  示谭梁生
  谭生根器最利。盖从夙习般若中来。然般若乃众生佛性。各各具足。而根有利钝之不同者。良由五欲习气有厚薄之不等耳。其利根者。因久习般若。净除染污习气。及至今生。聪慧明利。而人不知返。将利根聪明。作染污恶习之资。是名颠倒也。以般若内熏。故时时有出尘志。且曰。我至某时待世事了毕。即去学道。此等见识。举世皆然。以有将来之念。故目前种种应缘境界。由抱未来高尚之志。视为不足为。亦不屑为。以此虚想。返增贡高我慢之心。谓他人无此心。皆庸品耳。而自己将目前放过。世出世闲。二者俱失。虚送光阴。及至将来。未必可如初志也。且又心不检细行。情存卤莽。以我见作高明。此尤误之甚也。如此唤作有志气。返不若三家村里田舍翁。他无别想。岁岁生涯不缺。可不愧哉。圣人教人不躐等。故曰。素位而行。老子曰。跨者不行。惟今既有此向道之志。就从今日切切仔细。就规矩上做将去。将一片真实心。学道不染污的现前行将去。若目前时时刻刻不放过。则将来不脱空。若目前以虚想空头。且待将来。是涉河求井而止渴也。岂不愚哉。谭生请直看目前不虚放过一著。便见平生下落。
  示曹士居
  凡民日用。不离见闻觉知。而圣人亦然。其用既同。而有圣凡之别者。在知与不知之闲耳。故曰。百姓日用而不知。学人复圣工夫。只在日用不知处。求其固有之知。若见本有之知。则一切声色货利。了然不被所感如是遇境逢缘。如镜现像。无一物可动于中矣。此入道之要门也。
  示冯延龄
  学人向道。第一要怕生死。次要知生死根。生死根者。即日用现前种种憎。爱。取。舍。我慢。贪。嗔。痴业是。既此是生死苦根。发心要断。更无他术。只是起时。就照见定不容他起。当不起处。则当处消灭。消灭时更不相续。如此用心。念念不放过。心心不昧。其知自灵。知若灵。则触境境不牵心。观心心不附境。心境不到。则生死无容寄矣。如此用心。不必别求玄妙。
  示寒灰奇小师住山(丙辰)
  奇先礼达大师。求出世法。师许可。令参老人。为之剃染。依老人数载。以刻大藏因缘。复归本师执劳。此大役非一日矣。今以老病觅大休歇场。意卜之无当也。老人来双径。见奇气虽弱而心力更强。以向十余年来。得单提向上一路。少有把鼻。但欠[囗@力]地一声耳。谈及归休地。老人示之曰。尽大地是寂灭场。唯在学人肯放下处。便是休歇地耳。又何从他觅哉。古德云。不离真有立处。立处即真。良由自心生灭。一向循情种种取舍。故头头障碍。三祖大师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又云。良由取舍。所以不如。若不如则穷尽十方无可休之地矣。老人观双径乃八十八祖说法地。大慧禅师亦归宿于此。即汝本师和尚。脚跟遍海内。立足无卓锥。毕竟以刻大藏因缘。故得埋骨与大慧同坑。况汝随本师愿轮。刻经于寂照开山。皆汝用命之地。即汝放舍身命处也。老人知汝不能放舍者。乃我见未忘。非懒病也。以净法界中佛祖众生。大家有分。独我见者不能入。若见有我。则视佛祖皆是人相。人与我相对。如此则终无可避之人。亦无可休之地矣。汝自不休。则无地可休。汝若肯休。则当下便休。一切放下。方为大休。休则佛与众生。皆即避影。亦无地可容渠矣。汝求向上一路。虽云奇特。不若放下平贴耳。古人云。家邦平贴到人稀。若到平贴地。则佛亦不做。更何向上可求耶。
  示石镜一禅人
  古人为生死大事不明。走向山中吊影单栖。专为究明己躬下事。故云。大事未明如丧考妣。不是养懒图安闲。任意度时也。必欲究此大事。只可运粪出。不可运粪入。直须将妄想恶习。文字知见。一齐吐却。放得胸中干干净净。了无一法当情。只是一个话头作自己命根。古人三十年不杂用心。正是此耳。若今住山。任意悠悠。随情放旷。妄想起来。又要逗凑几句诗。作两首偈。当悟的道理。消遣日子。如此只是一个养懒的痴汉。如何唤作住山道人。不唯唐丧光阴。抑且虚消信施。挨到腊月三十日。将什么见阎老子。不是将一首诗。一首偈。便可抵得他过也。禅人当思为甚住山。毕竟要讨个下落。方不负百劫千生。一遇之胜缘。古德云。三途地狱受苦者。未是苦也。向袈裟下失却人身。诚为苦也。可不念哉。
收藏 分享 邀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佛,意思是“觉者”。佛又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世尊。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 more
联系我们
  • 45-47 Auburndale Lane,Flushing, NY,11358,USA
  • 718-461-1052 (证仁法师)
  • wenmao68@hotmail.com
  • www.xifangju.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方居 -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Copyright © 2000-2017 Metropolitan Buddhist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